贰蛋 作品

1140.命悬一线

    如同滔滔江水般的内气向着天地两桥同时涌去。

    此时承受着无尽痛楚的赵洞庭心情也凝重到极致。

    他现在早已不再是无知的武道初生牛犊,之所以凝重,是因为知道自己此时的情况和寻常武者突破时不同。

    寻常上元境巅峰强者突破时,体内内气是平静的。他们是将内气全部集中于中丹田处,再同时打通天地两桥。

    而赵洞庭此时体内内气爆涌,个个丹田内的内气都是难以控制,俱是同时向着天地两桥中涌去。

    想必自古以来都是极少有武者这么做的。因为这根本就是常识性的错误。

    试想,上、中、下三个丹田处的内气同时向着天地两桥汇聚。最终若是打通天地两桥,这些内气还不得互相冲撞起来?

    这于武者而言是大忌。因内气在体内互相冲撞极可能引发内气紊乱,以至于功力尽失,也就是常说的走火入魔。

    甚至运气更为倒霉的,可能直接因此而陨落都说不定。

    赵洞庭此时便几近时刻在面临着走火入魔的边缘。

    只他中丹田内那个古怪蛊虫似是有些灵智,见他招架不住时便就会停止释放内气。

    这让得赵洞庭也是有些古怪,总有些觉得,这古怪蛊虫对自己而言或许会是好事。

    不过,以如此状态想要强行打通天地两桥,仍是只能说是希望渺茫。其危险便和高空走钢丝无异。

    赵洞庭心知肚明,即便是这蛊虫可能是在帮助自己。自己若是打通天地两桥,也必将面临更大的会走火入魔的危机。

    当然现在说这些并没有什么意义。

    在四股内气同时向着天地两桥发起冲击的时候,赵洞庭再无暇他顾,脑袋中自动摒除了这些胡思乱想。

    眼下根本容不得他有半点分神。

    天地两桥其实便是堵塞的任督而脉。

    别的高手要冲破任督两脉,那都是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怕没谁会如赵洞庭此时这般情况。

    在别人眼里,赵洞庭的这种行为绝对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两者的区别就如同用银针和铁棍分别去疏通堵塞的血管。

    赵洞庭的天地两桥稍有不慎便可能破掉。纵是再为小心翼翼,也有极大这种凶险。

    而天地两桥若破,其结果自然是相当严重的。可以说无药可救。

    能活命,但以后在武道上便终永远止步于真武境之前。

    “啊!”

    当内气刚刚冲击到天地两桥内时,赵洞庭便再度忍不住发出嘶吼声。

    这种痛楚,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任督两脉那种急剧的涨裂感,甚至让得赵洞庭都有种自寻短见的冲动。

    若非他的意志颇为坚定,或许这刻已然拔剑自刎都说不定。

    这真是比死都难受。

    任督两脉好似随时都有要破裂的感觉。

    此时赵洞庭体内的内气便如同顽劣的稚童,不断往气球内吹着气,挑战气球的承受极限。

    赵洞庭真担心自己的任督两脉什么时候就突然撑不住爆裂开来。

    他只能竭力以乾坤一气心法去疏导这些不听话的家伙。

    但收效甚微。

    这就如同百夫长不能指挥千万军马。

    赵洞庭心中早就在大骂不休。

    谁能想到圆个房都能发生这种事情。若是早知道如此,赵洞庭怕是宁愿做那柳下惠,也不会在今夜就要了乐舞的身子。

    或许等到他到真武境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便绝无凶险,有的只会是好处。

    这古怪蛊虫此时释放出来的内气已然能等同于他数年苦修之功,而且看样子,这蛊虫还留有余力。

    院内众女早急得不行,个个美眸中都是充满担忧之色。

    乐舞更是急得哭了。

    因为她看到众女看向自己的眼神都隐含埋怨。

    这让她担忧焦虑的同时也觉得很委屈。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赵洞庭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有张茹,也是泪流双颊。

    她不能说话,心中也较其余诸女更为柔弱些。她不敢想象,若是失去皇上,自己往后该怎么活。

    到现在,这位为赵洞庭生下子嗣的天下最美女子,已然早将整颗放心都记挂在赵洞庭的身上。

    这不得不说是赵洞庭的福分。

    从容貌气质上来说,张茹真可以说是钟天地之灵秀了。此女只应天上有。

    纵赵洞庭上辈子时网络极为发达,网上充斥着数不胜数的经过后期处理的绝色美女,但赵洞庭也并未见过能和张茹相较者。

    哪怕是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