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蛋 作品

153.梧州之殇(六)

    一秒记住【飘天中文网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这些人穿着元军服饰,杀人时眼睛眨也不眨,如斩草芥。双眼冰冷,时不时盯向赵洞庭车辇。

    寻常的士卒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在乱糟糟的厮杀中,也没谁会去注意他们。他们毕竟没有使出太过惊世骇俗的招式,只是出手狠辣迅速,像这样的人,士卒中并不是没有。

    八百飞龙士卒拱卫着赵洞庭车辇,继续往大街深处而去。

    车辇四周只有两个窗子,帘布垂下。里面,只有赵洞庭、文天祥还有乐无偿三人坐着。

    文天祥是儒将,虽然屡屡率兵打仗,但他不通武艺,厮杀能力着实不怎样,极少亲自冲杀。

    此时,他眼中微微有些喜意,道:“皇上,臣看城内乱军哗变,看来不需多少时间,荔浦县城可得。”

    赵洞庭轻轻点头,嘴角也是有着笑容,“他们军心早已涣散,有人哗变是必然的情况。”

    文天祥捧道:“还是皇上计策用得妙,劝降书、开城门,给那些饿着肚子的元军活下去的希望。他们舍不得死,自然不肯再听从阿里海牙的命令。如果是老臣来攻城,大概也想不出皇上这样的计策。未战先乱其心,黄还是那个天纵之资,老臣拜服。”

    赵洞庭呵呵笑着,“军机令客气了。”

    被文天祥这样的历史名人如此崇拜,他心里还是有几分暗爽的。

    再者,文天祥说的也是事实。如果不是赵洞庭想出来的劝降书法子,想要破荔浦县城,绝不能这般轻易。

    只不多时,赵洞庭的车辇已驶入城内大街百余米处。

    有许多的元军士卒看到龙辇,都想冲杀过来,但俱是被宋军拦路截杀。而那些弓箭,又没办法穿透飞龙士卒举起的钢铁盾牌。赵洞庭车辇看似在乱军从中飘摇,但周围的防守力量却并不可小觑,将其车辇牢牢护住。

    如此过去十余分钟,离歌和那些杀手都没有出手。

    他们只是游离在乱军中,离赵洞庭的车辇越来越近,显然是在等待最佳的刺杀时机。

    厮杀愈发蔓延到城内更深处。

    岳鹏率着侍卫马军和诸多马军已经冲到大街尽头处,胸前插着数支明晃晃的箭矢,还在往前冲。

    荔浦县城虽大,但元军足足数万人,可谓到处都是。

    宋军龙精虎猛不假,不过这么多元军,怕是杀也能够杀到手软。数万人守护的城池,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攻破的。

    城头上阿里海牙已经被亲卫簇拥着不见人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

    两军兵对兵、将对将,捉对厮杀着。

    岳鹏、苏泉荡、蒋存忠、张希在、杜浒等个个浴血。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又有上百元军同时向着赵洞庭的车辇攻来。他们手中持着各式武器,招招式式有板有眼,全无军中格斗技的影子。

    赵大、赵虎两人拱卫在赵洞庭车辇前面,看到这些人的不对劲。

    这绝不是寻常的士卒。

    赵大向着车辇里喊道:“皇上,元军中的供奉杀到!”

    赵洞庭淡漠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让飞龙士卒挡住他们!放箭!”

    他知道元军中还有武林好手留下,但也并不惊惧。飞龙士卒个个都是精锐之士,也并不比寻常好手要差。

    至于如乐无偿这般的顶尖高手,哪里是那么好招募的?

    “是!”

    赵大当即领命,指向那些武林好手,喝道:“放箭!”

    飞龙士卒的武器配备不同于寻常士卒,除去趁手的兵刃外,还配备有弓弩、匕首、飞天爪等等,且个个都是浑身银甲,可谓是武装到牙齿。

    听到赵大喝令,除去那些持盾的士卒外,纷纷拉弩搭箭,射向那些混在乱军中的武林好手。

    连他们的弩箭都是经过精心打造而成,看似小巧,但威力却是极大。

    只听得密集的弦响,乱军中有元军供奉惨叫着中箭倒地。然后眨眼间便被人海湮没。

    有人虽未中箭,冲到赵洞庭车辇旁侧,却也是被飞龙士卒挡住,厮杀起来。

    赵洞庭稳稳坐在车辇内,看着兵书,旁边乐无偿也并没有要出手的迹象。

    不是顶尖高手级别的敌手,不值得他出手。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却是只听得外头忽有嗖嗖的破空声响,随即车辇上发出铛铛铛的响声。

    乐无偿脸色微变,“有暗器高手,为数不少。”

    赵洞庭稍稍伏下身子,脸色终是有些凝重起来,道:“元军中怎会有这么多高手?”

    这个年代,练武者多,但专门练习暗器的人却并不常见。能被乐无偿称为高手的,在暗器之道上面显然有些造诣。

    只是赵洞庭这话,显然乐无偿和文天祥都无法回答他。

    有菱形镖穿过车辇的窗户,射到车辇里来。

    乐无偿听声辨位,剑花朵朵,接连将两支菱形镖打落在地。

    他看到镖上面刻的字,脸色微变,“是听雨阁的人!”

    菱形镖的正中间,有个极具肃杀之意的雨字。

    “又是他们……”

    赵洞庭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这刻,有个想法在他的心中愈发浓烈起来。

    乐无偿寒着脸,不断将射到车辇内的菱形镖拨开。

    外头飞龙军卒虽然精锐,但要挡住这些菱形镖却还差些水准。这些镖来势极快,非同小可。

    如此过数分钟,铛铛声竟然仍未停歇。

    离歌等数十人在乱军中以极快的速度向赵洞庭的车辇接近着。

    飞龙士卒和那些元军中的武林好手厮杀,却也并无暇顾及他们。

    其余的宋军和他们遭遇,也只有被斩杀的份。

    危机向赵洞庭的车辇笼罩过来。

    赵大、赵虎两人不断呼喝士卒,军旗挥舞,奋力聚集周围的士卒。

    数百武林好手的出现其实并不能让他们如此慌乱,但听雨阁数十杀手的出现,着实出乎他们意料。

    或许单以身手而言,这些杀手也并未强过那些武林好手,但是他们暗杀手段极强,显然更为防不胜防。

    那些菱形镖支支角度刁钻,往往能从盾牌阵的缝隙中穿透过去。

    杀手们全心全意只想要杀掉赵洞庭,全然无视外面的那些飞龙士卒。

    如果不是乐无偿在车内,这时候赵洞庭和文天祥两人怕是已经遭遇不测。

    又过去几分钟。

    数十个杀手都蹿到车辇旁不远处,只听得有声尖锐哨响,他们同时暴起,杀向车辇。

    飞龙士卒慌忙抵挡。

    离歌隐藏在人群中,眼神冰冷盯着赵洞庭的车辇。

    刚刚的哨声是他吹响的,但是他却并未随着那些杀手杀向飞龙士卒。

    大致瞧清楚车辇旁的情况,他的身形才忽然动起来。只如游鱼,在乱军中以极快的速度穿梭着。

    不知不觉间他竟是已到车辇旁不过三四米处。

    杀气陡然间从他身上蔓延起来,好似有股直摄人心的气息从他的脊梁骨内蹿出来。

    他持剑忽地掠向赵洞庭车辇而去。

    挡在车辇外的数个飞龙士卒竟是连他的剑光都未瞧得清楚,就被他手中剑割断了喉咙。

    “喝!”

    又近车辇数步,离歌提气猛地蹿起,整个人竟是从那狭窄的窗户洞口蹿到车辇里去。

    刚到车辇里,迎向他的就是乐无偿的剑光。

    他好似早有心理准备,手腕以肉眼瞧不清的速度抖动中,接连将乐无偿的剑架住。

    江湖第一杀手,虽未上高手榜,但剑术方面已然登峰造极。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