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蛋 作品

104.剑客之战

    元军顶着箭矢下船,很快站满海滩。

    他们到底有三万多人,又有战船作为抵挡,不是五千弓箭手就能轻易灭掉的。

    战船上有元军弓弩手向南宋军阵还击。

    但是,还不等元军的铁骑整顿上马,南宋骑兵又已是迎面杀来。

    纵使元军铁骑如何骁勇,还没上战马,那也只有被南宋军卒屠戮的份。短短时间,已是有数不清的元军折戟沉沙。

    这些可都是托合提的亲军,他气得双目瞪得滚圆,连连大声催促:“下船!下船!”

    可似乎该得他倒霉,他正大喊的时候,却是有颗炮弹就在他的旁边炸响。

    十余个围绕在托合提旁边的统帅被炸飞出去,托合提自己也未能幸免,连带着被炸碎的船板抛落到海里。

    他血肉模糊,浑身焦黑,落在海水中动都未动,就向着下面沉去了。

    纵是大将,也经不住炮弹的轰炸。

    “元帅!”

    “元帅死了!”

    “元帅死了!”

    船上的元军惊慌失措,如丧考批。刚刚这炮,可着实炸死他们不少大鱼。

    只可惜,赵洞庭并未看到这幕,要不然,估计能高兴得跳脚。

    托合提死,再无人操控全军,元军的军队也是各自为阵,散乱起来。

    战局发展到这种地步,虽然两军还未正式冲杀,但已经可以说是胜负已分了。

    慕容川微微闭上眼睛,身形忽然显得有些萧索。即便是他,也看得出来眼下已是胜算渺茫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慕容川愿意就此服输。

    感受到战船微微倾斜起来,他猛地拔出腰间长剑,跺脚跃到栏杆上,就要向着旁侧的大船跃去。

    岸上,元军已和宋军厮杀起来,两军混乱,以他的身手,只要上岸,便还有的是机会逃跑。留着命在,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慕容川!”

    可就在这时,船上离他不远处却是忽有到清冷的喝声响起。

    慕容川顿住脚,回头看去,只见有个元军士卒将刻意下压的头盔摘掉,露出容貌来。

    赫然正是乐无偿。

    乐无偿双眼冷冷盯着露出惊讶之色的慕容川,道:“慕容川,你的命是我救下的,你不忠不义,今日我来取你的命。”

    原来,他在百草谷旧疾痊愈以后,便回到雷州,混到海盗群中,时刻在暗自盯着慕容川。

    刚刚,他又趁着元军混乱时来到这这元军帅船上,见到慕容川想要下船,便出声喊住。

    以乐无偿的身手,要做到这些自然不难。

    慕容川眯起眼睛,冷声道:“你的旧疾已经好了?”

    乐无偿却不再说话,只是缓缓拔出腰间的剑。

    战船缓缓倾斜,许多元军跳下海去,但两人兀自对立不动。时间在这刻好似定格。

    慕容川眼睛盯着乐无偿拔尖的手,忽然冷笑:“你也用剑?莫非是伤势未愈?”

    乐无偿最出名的还是他的断山指,可开山裂石,便是慕容川和他多年相交,也不知道他竟然也会用剑。

    乐无偿道:“世人只知我断山指锋利如剑,却不知,我用的是指,修的却是剑意。指即是剑,意在心中,今日且看看,是你的剑术厉害,还是我的剑意厉害。”慕容川滴水剑讲究极致的快和准,自然是追求剑术的登峰造极。

    听到乐无偿这话,他脸色已是格外凝重起来。

    在江湖中,多修剑术者,但那几个真正的绝世高手,却都是剑意大家。

    以剑神空荡子为例,他浑身剑意已达通天彻地的层次,不仅仅草木皆可为剑,俱传闻,他曾光是用剑意,身形不动分毫,就将数十想要侵犯藏剑阁的元军慑杀当场。

    剑之意,可谓是剑客追求之极境,也是最难捉摸的。

    滴水剑虽然厉害,但剑走偏锋,专求于术,这也是历代秀林堡为何始终没有堡主高手榜排名太高的原因。

    忽地,乐无偿剑彻底出鞘时,他动了。

    这刹那他的瞳孔中好似都有剑芒闪过,身形急掠,眨眼便到慕容川近前,长剑直刺慕容川胸口。

    慕容川微愣,竟是

    被他这瞬息的威势摄住。

    不过他到底武艺非凡,回过神来,并不慌张,右腿蹬在栏杆上,似要飞掠开去。

    但他并未真的掠开。

    当人即将要离开栏杆时,他的双足猛然勾住栏杆,身子倒着旋转回来,长剑却是刺向乐无偿的腰间。

    回身剑。

    乐无偿并不抵挡,猛然跃起,飞身到栏杆上。

    慕容川身子打个转,也是重新立在栏杆上,剑光如瀑,不断刺向乐无偿各处要穴。

    两人在栏杆上你来我往,以极快的速度飞掠,连剑影都瞧不真切,直让得周围元军士卒傻眼。

    赵洞庭用望远镜横扫整个战场,不多时,终于在火光中捕捉到厮杀的两人。

    看到两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飞掠,他的眼神瞬间被摄住。随即瞧见竟是慕容川和乐无偿,也是惊讶。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