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蛋 作品

029.战火将燃

    就这样,赵洞庭带着乐舞回了行宫。

    乐舞本来就极惹人喜欢,赵洞庭又对乐婵满怀心思,爱屋及乌,对乐舞自然更是喜爱得紧。

    颖儿见到乐舞,也是对这可爱小妹妹很是喜欢。

    赵洞庭就安排她在颖儿旁边的房间住着。

    时间缓缓流逝,赵洞庭来南宋的时间越来越长,身心也逐渐融入这里,不再觉得那般孤独。

    其中,乐舞这个开心果就给他带来不少欢乐。特别是她学颖儿模样给赵洞庭梳头时那笨手笨脚的模样,总是能让赵洞庭和颖儿都笑得直不起身。

    她对梳头、针线、伺候人的这些活真是没有天赋,怕是生错女儿身了。

    不过她的武学天赋倒是颇为不错,赵洞庭曾让岳鹏和她对练,乐舞竟是打得有板有眼。

    连李元秀都瞧中乐舞的天赋,见她练武时,总忍不得要指点指点她。

    过去十来天,头一批瓷罐终于送到碙州岛。

    这些瓷罐都是依着赵洞庭的话,用精胚直接烧制,并不精美,但形状都很规整,让赵洞庭颇为满意。

    兵器作坊里的气氛倏的如火如荼起来。

    工匠还有侍卫步军们扎在里面,人人都是弄得灰头土脸,但极有干劲。因为都知道这是大杀器。

    雷,是他们这些天讨论得最多的话题。

    赵洞庭教会他们,自然不会再亲力亲为,练功之余,就带着李元秀、颖儿、乐舞在碙州岛上转悠。

    不过他并不是观看风景,而是在画碙州岛的地形图。虽然有雷,但对付元军仍是不能掉以轻心。

    现在岛上人人都对他这个小皇帝充满信心,赵洞庭也知道自己肩负着所有人的希望。

    百姓们已经分批逐渐送到雷州府去,就在雷州府渡口不远处安顿下来。

    李元秀曾对此事有异议,但赵洞庭清楚,革离君哪怕是反了,也不会对这些百姓们动手,因为没有任何益处。

    不过那些大臣们的家眷,还有皇室的皇亲国戚们,他就改变主意,不打算再让他们去碙州岛。

    他们日后若是被革离君控制在手中,难免是个麻烦。

    再者,杨淑妃她们自己也是一万个不愿意离开碙州岛,离开赵洞庭。

    如此,皆大欢喜。

    又过十多天,张世杰得到消息,张弘范、李恒两人已从福州出发,沿海路往碙州岛而来。

    同时,元将阿里海牙也受命开始平定湖南、广西两地。

    大规模的战争再次在这片饱受经霜的炎黄大地上蔓延开来。

    元军好似要一鼓作气彻底灭掉南宋。

    碙州岛上军民紧张备战。

    但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却又横生枝节。

    这日早朝,李元秀刚刚喊出有事启奏,签书枢密院事陆秀夫便越众而出,道:“皇上,臣有事启奏。”

    赵洞庭这些日子跋山涉水,脸上难免有几分疲惫,低声道:“爱卿请说。”

    陆秀夫脸色愤愤,“就在半个时辰之前,我军的运宝船被贼人劫走。”

    “运宝船被贼人劫走?”

    户部尚书陈江涵眼皮眨下去差点没能弹起来,“怎会如此?”

    碙州岛数万百姓迁往雷州府,物品辎重自然是免不得用军船载运。但是,物品辎重被掠走事小,这运宝船被劫走事情可就大了。数万百姓到雷州府安顿,总得花钱,而这运宝船,就是运送金银珠宝的。

    陈江涵是管钱的,听到这消息没晕过去已经算是不错。

    赵洞庭脸色也是惊讶,随即问道:“可知是哪处贼人劫走的?”

    碙州岛地处近海,在这片海域上,自然有海盗肆虐。

    陆秀夫羞愧地摇摇头,“暂且不知。贼人掠船即走,我们的将士不熟海域,雾气又浓……跟丢了。”

    百姓迁移的事,赵洞庭全权交给他负责,现在出现这种事情,他自认为有很大的责任。

    但赵洞庭现在根本就没有想追究责任的事情。他很清楚,当务之急是查出是哪伙人下的手。

    如果不制裁这伙人,以后敢来劫掠的海盗只会络绎不绝。

    沉吟几声,赵洞庭道:“这伙贼人必须尽快伏法,诸卿可有妙计?”

    当下众人议论开了。

    有的说派人去江湖上探查,也有的说干脆率军横扫周边的所有海盗。但这些,都被赵洞庭否决。

    派人探查需要的时间太长,可百姓转移事急,小朝廷等不起。

    至于横扫周边海盗,那更是不妥。元军在福州蓄势待发,现在不宜和这些海盗大动干戈,损伤军士。

    要知道,这些海盗的人数并不少。就碙州岛周围盘踞的,少则数百人,多则上千人的海盗团都有。

    “皇上,咱们何不来个引蛇出洞?”

    &nb

    sp; 正当诸臣们苦恼的时候,已降为殿前司某班指挥使的苏泉荡突然出声说道。

    赵洞庭脑子疲惫,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听到这话,眼睛倏的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