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大豆 作品

第356章 要么降,要么死

    谈判这天,烟州边界处飘着小雪。

    一行人从华月军营里出来,带着军盔,把脸包的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他们腰杆挺直,大踏步的往前走,一直到了白慕的驻地外,身后留着一长串深深的脚印。

    白慕已经没了当初做圣宣王的架子,也是因为来见他的,同样是华月的王子。

    按这么分的话,两人地位相近,所以他亲自出来相迎。

    一行人进入帐内。

    里面生了火盆,比外面暖和一些,华月来使,也把遮住自己的有面巾拿了下来。

    白慕初看到他的脸时,还愣怔了一下。

    他觉得有些眼熟,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秦隐嘴角吟着冷笑,眼睛如两把犀利的刀,剜着近在眼前的仇人。

    她曾经心心念念那么多年,就是想嫁给他。

    可是他,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却设奸计把她弄死。

    秦隐握着剑柄的手,骨节突起,突成白色,上面还蹦着青筋。

    白慕示意他们坐下,这才开口:“大皇子,我们也算初识……”

    “我们不是初识,我见过你很多次,圣宣王。”秦隐打断他,眼里光更冷。

    看的白慕都背脊一寒,在想是不是上次他困在烟州的人,是不是眼前这位?

    但沈霖萧他是见过的,这两人的区别又非常大,根本就不可能弄错。

    他还正迷惑,到底在哪儿得罪了这位大皇子,对方连军盔也取了下来。

    等他面孔都露出来后,白慕的瞳孔一下子收到一起,人不自觉地往后退,却被椅背挡住。

    秦隐,做为从前杨涣的军师,他虽然见的不多。

    可秦隐后来也是被任命为大将军,去守城抗过幽龙族的。

    当时他去金殿上谢恩,白慕也在。

    这个人的面他见的不多,可是他的名字却已经住进了白慕的心里,跟杨涣一起的。

    他详细了解过秦隐,自然也知道他的恨意。

    秦隐向他走去,面上罩着寒霜,手还搭在自己的剑柄上。

    营帐之内,白慕的兵将看到他靠近,已经把刀剑抽了出来,挡住秦隐的去路。

    他站在几层人的外面,冷冷看着坐在首位,震惊又恐惧的白慕,轻轻扯了一下嘴角。

    “要么降,去她面前磕头认罪;要么早点死,别让她再看到你。”他说。

    目光在他左右护卫的脸上扫过,声音比外面的冰雪还冷:“白慕,你主动束手就擒,本将军会把你这些手下放过,但若你不降,这里便是你们的埋骨之处。”

    他没再多说,转身回到自己的守卫身边,从他手里拿过自己的军盔,拿过布巾。

    把自己的穿戴收拾妥当,又回头看了一眼仍在椅子里坐着的白慕。

    他们走了。

    掀开的营帐一角,有雪花顺势漏了进来,不一会儿已经有里面形成一小块的白,对比帐中的颜色,那块白十分引人注目。

    秦隐没给白慕太多时间。

    他们回去后的第三天,就开始对白慕军进行第一波攻击。

    攻击很猛,没给他们一点还手之力,一天时间就把他的人杀了对半。

    白慕带着剩余的人狼狈而逃。

    可这个时候,东方晞的人也已经追了上来,把他们的后路堵的死死的。

    被两军夹在中间,白慕真的只剩一条路了。

    他心里很清楚,降不降都是死。

    一个叛国之王,又落在两个极恨他的人手里,他们不会让自己活着。

    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死在何处,又会怎样死。

    白慕在这天深夜,从营帐里走出来,抬头看了眼还在飘飘而下的雪花,突然生出一阵悲怆。

    生在皇家,他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

    他自小聪明,有跟白晨对抗的筹码,就多活几年。

    如果运气好,这次夺得江山,那么未来大宛的史册也会因他而改写。

    可他的运气不好。

    只是比他的那些兄弟们多活几年而已。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