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食萍 作品

第二百章 失去了才会后悔?

    绿衣女子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离开了。

    在学堂外所有学生和陆青萍等人的注视下,那一对女子的身影渐行渐远。

    最后,只留下了在所有人眼中的一抹绿色,消失的一干二净。

    “那个女子姓苏,她就是苏曼?”

    孟寒蝉传音玉简中带着惊异的语气。

    陆青萍听到之后心中一动,“苏曼?”

    孟寒蝉语气幽幽的道:“是啊,她是那位香山双璧之一卫凤天的妻子,但竟然会来找陈玉京,并且我们看到这一幕,似乎这对香山兄弟之前,有一段……”

    香山双璧,同门师兄弟。

    这女子,是陈玉京的大嫂。

    陆青萍顿时问道:“这时也是吗?”

    孟寒蝉被提醒了,略一思索,道:“这会儿,她应该……”

    对于香山书院当年那桩事情,其中内幕就算是与香山书院交好的丹霞福地,也并不是完全清楚一切。

    孟寒蝉只知道当年香山书院里有几个卓越的人,如香山双璧陈玉京、卫凤天,还有一位同样出色的女学生,叫做苏曼,最后当了卫凤天的妻子。

    但这位女子最后的结果,似乎没有什么具体的消息传出江湖上。

    孟寒蝉只知道这些了。

    陆青萍心中动念,这次进入事件他本就怀疑由轮回背后的神圣想要针对现实中的南疆大劫,从而才巧合的让他们进入到了陈玉京的过去投影中。

    现在却看到了这样一幕。

    只需要简单一想,就能够明白,当年陈玉京被逐出香山书院,以至于最后落魄为了南疆一失意人,可能就与他们现在见到的这一幕,以及再过几天经历的剧情有关。

    “你们先去见陈玉京,我去跟上那绿衣女子。”

    陆青萍快速决断,叮嘱了其他人几句,而后脚步一踏,迅速追上了那绿衣女子的方向。

    从这几次轮回事件中的经历已经得出,轮回事件中的背景信息从来只给一半,剩下的一半需要他们去探索,直到最后事件结束后,轮回空间才会公开全部故事。

    以往几次他们都并没有全部解谜开所有故事内容,这次要涨一个记性。

    这绿衣女子很有可能就关系到“香山双璧”事件中的故事核心,这么就让她走了,太可惜了。

    陆青萍想去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了解一些更深层次的剧情,从而提前捋顺这次事件之中的人物关系,这对他们的帮助很大。

    孟寒蝉也同时明白了少年的想法,心中暗赞一声,同时知会了其他人。

    “请问,我们现在能去拜访你家先生了吗?”

    孟寒蝉此时温柔笑着对布衣少年请教道。

    布衣少年看见之前的那个客人已经走了,这时候点了点头,道:“我去帮你问问先生,先生一向欢迎有人来问他问题,一会儿你们就能进去了。”

    然而,就在布衣少年话说完后。

    有轻轻脚步声响起。

    一个白衣读书人从学堂内走了出来,一身白衣长身玉立,风姿绰约,诗意盎然。

    “先生出来了。”布衣少年惊喜。

    同时学堂外的学生们恭敬施礼。

    队伍中的其他几人都看向了白衣读书人,眸光中纷纷闪烁惊艳。

    陈玉京的外表完全符合他们对儒家读书人的想象。

    尤其是见过那几十年后落魄失意的邋遢男人后,这时的孟寒蝉、吴陵看见了年轻时候的这位读书人之儒雅风骨,都不由得心中赞叹,年轻时候的陈玉京气质绝世。

    而后,他们心中都伤感疑惑。

    究竟是这次事件中他会经历怎样的一场大变,才会将一个如此绝世风姿的读书人最后折磨成那个样子。

    白衣读书人此时面无表情,道:“不好意思,今天陈某身体不舒服,暂不见客了,几位朋友改天再来吧。”

    布衣少年脸色一红。

    他刚才才说自家先生一向欢迎人来访,结果,立刻被打脸了。

    不过,他很快就表露出了担心。

    先生今天有点反常啊。

    是因为刚才那绿衣女子的来访吗?

    闻言之后的孟寒蝉几人都不由沉默,最后还是孟寒蝉施礼,略感歉意道:“既然先生不方便,那我们就等一天,再来拜访。”

    “谢谢。”陈玉京语气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走进了屋子。

    他转身的一刹那,身形顿了顿,好似要做出什么决定,想转身出院子。

    但,终究还是进屋子了。

    留在院内的萧雨、一叶等人面面相觑。

    孟寒蝉见状却知道小世子的感觉没错了。

    ………………

    陆青萍一路踏步而行,以他如今的天人圆满修为,再加上真武大力神通的秘法,一身真气运转若江河涛涛,脚力疾健。

    虽是在绿衣女子走后半柱香才开始追赶。

    但或许是那绿衣女子本就走的不快,他很快就看见了前面那两道女子的背影。

    “姑娘,在下陆青萍,是陈玉京先生的朋友,请你等一等。“

    少年高声一喊。

    前方绿衣女子本来面无表情,却在听见陈玉京三个字的时候脚步一顿,面容表情出现了变化,眸光也出现了几分神采,脚步慢慢停住了。

    她的侍女双儿也停在了那里,眸光带些喜意。

    苏曼没有回头,语气无波动:“是他让你来找我的?他自己为什么不来?”

    陆青萍站在一两丈外,念头飞快旋转,想着该怎样套问出需要的信息,此时结合自己所知和分析的信息,大胆的见招拆招,“姑娘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