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锋为流 作品

第三百四十八章 反击战 消失

    想到这,李冰站起身:“我去看看!”

    走到卡车旁边,李冰听到了王舒文轻声的叹气,她迈步上了卡车,因为太阳已经下山,车里的光线有些昏暗。

    李冰眯眼才看勉强看清楚王舒文坐在卡车的一个角落里,而她们救回来的女人蜷缩着躲在另一个角落里,看到有人进来了,女子又往后退了退,只是她的后面是车壁,已然没了退路。

    王舒文早就听到声音,正侧头看向李冰,看到她进来,就往旁边挪了挪,给她让出了一个地方。

    李冰坐过去,用询问的眼神看了一眼王舒文,王舒文轻轻摇头,她从刚刚进来就一直和女子说话,只是女子就这样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李冰环顾了四周,女子身边没有危险的东西,事实上早就嘱咐过,只是李冰还不太放心,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坏人、敌人、战争狂人。

    而是为了保护自己孩子的女人!李冰知道一个母亲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付出一切!所以她会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虽说是这样,李冰依旧看向女子语气尽量放柔和的说道:“你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女子只是死死地盯着李冰,一言不发!

    “我们救了你,还记得么?”李冰又说道:“而你却想杀了我们!”

    听到李冰这样说,女子眼睛转了转,但还是没有说话。

    李冰一直注意着女子,看到她这样就知道自己或许可以让她开口!

    “你似乎不想让我们救你?”李冰眯眼:“因为你活着别人会死对么?哦!不!不对!是我们不死,就有人会死!是么?”

    女子听到李冰这样说,眼睛慢慢有了焦距,她缓缓张开口:“你…是那个开枪的女生?”声音沙哑的像是被砂轮磨过一般,听的让人汗毛瞬间立起。

    “是我!”李冰没有否认。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女子忽然暴起,手里握着什么东西向李冰身上扎过来,因为视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再加上李冰刚刚已经观察过,觉得女子身上不可能再有武器了,所以等到李冰发现她异常的时候已经晚了,女子的速度很快,尖锐的东西直直的扎向李冰的腹部。

    车内的空间很小,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刹那间。

    扑哧!武器划过血肉的声音,王舒文挡在李冰前面的眉头不可察觉的皱了一下,她推开女子冷声道:“你疯了么?如果我们想杀了你,就不会把你带回来!无论你心里怎么想的,但是我们救了你的命!这仗我们打了很多年,对鬼子的为人你我都清楚!与其相信鬼子的胡话,不如将你知道的告诉我们!”

    “是你们!是你们害了我的孩子,你们怎么不去死!”女子恨恨的喊道。

    这个时候欧阳雪她们都听到了车里的动静,赶了过

    来:“怎么了?”

    “雪莉!玫瑰你们两个过来看住她!”王舒文命令道,然后回头对李冰说道:“我们下去吧!你们两个小心点。

    ”

    “是!”欧阳雪答道,王舒文下了车,依旧能听到女子大声的咒骂和抽泣声。

    赵红敢上前,就看到王舒文手臂上扎着一个东西,虽然天色渐晚,但她还是能看到血液染红了衣袖,连忙问道:“你这是怎么弄得?”

    “一言难尽啊!”王舒文道,车厢内本来就狭小,时间又很紧迫,王舒文第一反应就是挡在李冰前面…

    看着王舒文在那里傻乐,赵红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自言自语的道:“没发烧啊!难道是傻了?受了伤还这么开心!”

    李冰在旁边沉默无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色超级不好看。

    赵红将王舒文手上的“利器’拔下来,发现是一枚簪子,簪子是银质的只是已经氧化发黑!它一点都不锋利,但却狠狠扎进了肉里,可以看出女子当时是真的想让李冰去死。

    几个人搜遍了她的全身,却忽略了她头上的发簪。

    “要我说就该把她捆起来!”钱茜茜愤愤的说道。

    “她不是敌人!只是一个可怜人。

    ”王舒文说道:“更何况还受了伤。

    ”

    “你们都是心太软了!”钱茜茜一脸不赞同:“她要杀了我们!还挠花了纪医生,刺伤了姐大。

    她就是个疯女人!要我的话就不会救她回来,把她扔到森林里喂狼!”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李冰缓缓说道:“实际上我很不赞同这句话,但是我从她身上看到了现实版。

    ”

    “要不…让我试试吧!或许我能让她开口。

    ”赵红说道。

    “怎么试?”钱茜茜问道。

    “这个你别管。

    ”赵红将伤口包好:“要是你们相信我,就让我一个人去,必须我一个人去!”

    看着赵红认真的表情,王舒文知道她这是认真的:“去可以,但一定要注意安全,要是不行千万别勉强自己。

    ”

    “放心,我会注意的。

    ”赵红站起身,没有立刻去车里,而是去了别的地方,过了一会端回一茶缸热乎的疙瘩汤,虽然不是白面疙瘩,但在这行军的途中能弄到这个也是非常难得了,等到汤汁微凉赵红端着上了卡车。

    欧阳雪和刘洋被她撵了下来,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四周慢慢寂静,依稀能听到赵红特意压低的说话声。

    “赵红这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