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秦墨 作品

第1098章 人人自危

    严立一事算大换血,朝廷内有大半的人遭殃包括那些地方官,细算下来严立这几年拿到的油水不少甚至快跟国库媲比,这一算下去令人唏嘘不已,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吏部这么多油水。

    此次人员一减又增了不少新官来,过几日又是文武状元考试的日子,到时肯定热闹。

    朝廷内死气沉沉地,连一向爱表现的夏若晟都小心翼翼。

    楚皇帝病没几日本以为快去了突然间又好起来也令人惊讶,但不知情的人觉得是老天爷庇护让楚皇帝好起来,外面的人越传越玄乎,楚皇帝也没阻止,任由这事儿传下去。

    毕竟以后还有他们惊讶的时候,等那些人老去死去,他还如现在一样年轻,到时那些人一定会惊讶。

    “青道人,你挡到本王去路了,都说好狗不挡道,劳烦青道人挪一挪。”

    楚钰看着挡在他跟前的人,一袭道袍也挡不住他自身散发出来的魅力。

    “不是挡道,是老夫想找王爷。”

    青垣眯眼,楚钰那话不就骂他狗么,这人的嘴巴跟萧长歌一个样,难怪两人能是夫妻,看着都令人讨厌,恨不得想打他。

    “出事了。”

    青垣左右扫了眼,见周围没人他才压低声音道。

    不过楚钰刚上完早朝不应该往回府的路么,怎在宫内这种偏僻的地方来。

    青垣挑眉,似想到原因。

    他从楚钰在朝廷内出来时就一直跟着,楚钰是故意将他引到这里来的,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楚钰就知道他在后面跟着。

    “青道人不是好好站在这何来出事之说。”

    楚钰莞尔还跟青垣开玩笑。

    他看青垣比看苦落还觉得碍眼。

    “苦落。”

    “失踪了,我在宫内行动不了,人太多走哪都引人注目,希望王爷能找一找苦落的下落。”

    “前天让小厮去王爷府通知苦落一事可到现在小厮都没回来,估计出事了。”

    青垣三言两语解释,不是出事他还真不知道为什么人到现在还没回来。

    楚钰神情变的严肃,苦落出事萧长歌肯开会出手。

    “本王会去找,此事不劳青道人挂念了。”

    楚钰承诺。

    “还有一事,丹药研制成了,皇上这几日神采奕奕又显年轻也是因那药的问题,皇上彻底相信苦无。”

    青垣又道,这件事有必要让楚钰知道让他做好防备。

    至于楚绪那边,他会找个时间跟他说明。

    “本王猜的没错。”

    楚钰莞尔,似都得他掌握之中。

    那日见楚皇帝神采奕奕地就知道肯定是苦无的药研制成功,而且这几日心情也不错。

    “药已成,只怕后面会更麻烦。”

    青垣忧心忡忡道,本是想让苦落入宫拆穿苦无但楚皇帝一点都不在意苦无的身份,这是他们失算的地方,最主要的是丹药研制成功让楚皇帝更离不开苦无。

    丹药有效那证明是成功的。

    “是啊,你家主子有危险本王也有危险。”

    楚钰点头,赞同青垣说的。

    楚皇帝野心勃勃,若非是想一直坐着皇位怎会研制什么不老丹,只要确

    定丹药有效那肯定会对他们出手又或者想法子废掉太子。

    只要他一直安然无恙再削弱太子手上的人脉跟势力,他就能永远安稳坐皇位上。

    至于萧永德老了也不能长生不老,肯定会比他早死,到时萧永德一去,兵权就自动到他手上。

    ……

    六皇子府内,这段时间有楚绪陪在陈仪身边,她的病情也好很多,一开始不吃不喝天天念叨着陈业跟她娘,这阵子也没怎么提起过她们,最重要的是陈仪怀孕了,这是谁都没想到的。

    陈仪这几日开朗,白霜一直陪在身边伺候,楚绪若在时就让楚绪陪着,楚绪不在时就她看着。

    “白霜,你看这个好看吗?”

    陈仪拿起编制好的花圈问,笑容灿烂万分。

    她摆弄着手上的花圈,咧嘴笑着。

    “好看,跟今儿个的太阳一样开的灿烂。”

    花圈上有许多种花儿,最主要的就是之前楚绪命人种植的相思花还有白邹菊,几种花儿配一起看起来好看不已。

    “六皇子现在在哪?”

    陈仪眼眸转着似想到什么主意。

    “方才有人来找殿下,现在殿下应该在书房里。”

    “那我去书房寻殿下,你在这儿继续替我摘点花,我还要做一个跟这个配一对。”

    陈仪满心欢喜道,白霜点头:“是,奴婢这就是给皇妃摘,摘那些又大又好看的!”

    若是几天前的陈仪她不放心但现在的陈仪她放心让她一人去。

    似对陈家的事看开了一样,她的重心都放在楚绪跟孩子身上。

    “皇妃,您走慢点。”

    白霜在后面喊着,陈仪心里只想着将花圈送给楚绪亲手替他戴上,哪顾得了那么多呢。

    昏暗的书房内,楚绪听着下人禀告,锐利的光扫射在下人身上。

    “陈业的牺牲还算有点作用,这次本皇子扳回一局了,楚言损失了个右肩后肯定会有大动作,给本皇子盯紧点。”

    “是。”

    “殿下,奴才手上还有几个大臣们贪赃枉法的证据,可要…”

    跪在跟前的下人询问,要是交到楚皇帝手上的话楚皇帝一定会严加惩罚。

    “不急,本皇子还没好的人选,若是陈业还在倒可以借陈业的手,他去了,本皇子倒不知要选谁,现在朝内最后威望的也就萧永德跟夏若晟,可两人与本皇子不是同一阵线的,最近先安分点,你暗中多是搜寻点证据,到时给楚言致命一击。”

    楚绪冷笑,撇头看向在桌子上的信鸽,那是青垣给他的信,

    楚皇帝已服用长生不老丹,现在的楚崇怕是一个都不会留。

    能对自己儿子做出那种事又能下狠心判楚匀死罪的男人,肯定也舍得对他们出手,现在他们几个皇子包括太子都有生命危险。

    楚绪现在反思,送红袖入宫是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