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盈袖 作品

第1348章 怀恨在心

    她知道夜涤尘的武功极高,只要他点头,这世上就没有他办不到的。

    而他的弱点就是受不了她的带泪央求。

    夜涤尘正在恼怒德荣郡主给自己添乱,好端端的去招惹若水主仆二人,结果弄得自己在若水面前老大没面子。

    他本来不想再管德荣的闲事,可是一看到她眼中的点点泪光,还有她那张肿胀得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脸,他的心中就莫名一软。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向小桃。

    “小桃姑娘,你手里的药膏可以借给本王一用吗?”他语气温和地说道。

    他身为堂堂北曜国的十三王爷,居然开口向一名丫环讨要东西,在场的人无不大出意料之外。

    德荣更是睁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的本意是想让夜涤尘出手,从小桃手里将那盒药膏抢回来,可她万万没想到,夜涤尘会用商量的口吻,那样客气的和一个丫环说话。

    这还是她心目中那个冷傲逼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十三表哥吗?

    “十三表哥,你有没有弄错?我是让你把药膏拿过来,不是让你去求她!”她再也忍不住叫了出来。

    “你给我闭嘴!”夜涤尘脸色一变,对她厉声吼道。

    都是这个丫头惹的祸,他现在已经尽量在挽回自己在若水眼中的印象,可是她还在一个劲的给自己拖后腿。

    这一刻,他真的想袖手不管,让这个闯祸的丫头痛死算了。

    德荣郡主从来没见过夜涤尘用这样凶霸霸的态度对自己,她也从来没被他吼过,一时间吓得呆住了,紧紧闭上了嘴,一个字也不敢说。

    夜涤尘缓过一口气来,看向小桃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平淡:“小桃姑娘,可以吗?”

    小桃有些发愣。

    刚才德荣郡主颐指气使的想要她手里的药膏时,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死都不给!

    可是看到夜涤尘这样一个身份高贵的王爷,用这样彬彬有礼的语气向自己讨要的时候,她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可、可、可以。”她咽了一下口水,终于说了出来。

    伸出手,她正准备把手里的药膏递出去,忽然被墨白夹手夺走。

    “喂,王爷,这盒药膏是我给她的,你要是想给你的表妹拿去擦脸,得先问问我同意不同意。”墨白把玩着小药盒,目光一上一下地打量着德荣郡主,神情笑嘻嘻的。

    他对这个骄横无礼的姑娘没有半点好印象,尤其是听小桃说,她居然砍掉了他亲手堆的雪人脑袋,还砍掉了他们的手时,没人知道他的愤怒。

    他脸上的笑容越是满不在乎,心中的怒火越是汹涌燃烧。

    德荣郡主被他的目光看得脸上羞红一片,心如小鹿乱撞,她努力板起了脸,向墨白狠狠瞪了一眼。

    “那本王就向墨公子借这药膏一用,请墨公子见赐。”夜涤尘今天的脾气出奇的好,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带上了笑容。

    德荣郡主和她手下人见了,心中都是纳闷之极。

    “借这药膏当然可以,只不过嘛……”墨白拖长了声音:“她弄坏了我的东西,先让她赔来!”

    “有这等事?”夜涤尘微微愕然,看了德荣郡主一眼。

    “你胡说,我见都没有见过你,怎么会弄坏你的东西。表哥,他根本是胡说八道!”德荣郡主叫道。

    “墨公子,你说说雪儿弄坏了什么,本王替她赔给你。”

    “你赔?你赔得起吗?”墨白冷笑一声。

    “呵呵,天底下本王赔不起的东西还真不多见。”夜涤尘双手负在身后,傲气十足。

    “好啊,那你赔来!”墨白向右方一指:“我给水丫头堆的雪人,现在被她弄掉了脑袋,砍断了双手,赔来,赔来!你赔我一对完好无缺的雪人,要和原来一模一样的!”

    夜涤尘目光一闪,已经看到了那对缺头少臂的雪人,脸色顿时一沉,冷冷地看向德荣郡主。

    “雪儿,这是你干的?”他声音低沉。

    “表哥,我……我以为……”德荣郡主往后瑟缩了一下,小声说道:“我以为这雪人是你堆的,所以我就、我就……”

    “你以为是本王堆的,就可以任意作贱么?本王有没有说过,这倚梅园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他眉宇间涌上怒色。

    “我不能来,那她就能来么?她是什么人?表哥你为什么让她住进倚梅园?你不是说过这里任何人都不能进么?”

    德荣郡主忽然怒从心头起,伸手一指若水,尖声叫道。

    “她是什么人,本王不需要向你报备,这里是本王的府邸,不是你镇北王府的后宅,还轮不到你来过问本王的事情。”夜涤尘冷冷的道,言语之间竟然不给德荣留半点情面。

    德荣郡主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几乎不认识眼前的表哥了。

    他从来没有用这样冷漠的语气和她说过话,就像对一个陌生人一样。

    委屈的泪水顿时涌出了眼眶,她倔强地一甩头,用手背抹去眼泪,大声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就偏偏要管!这个女人长得就是一副狐狸精的样子,表哥你是不是被她迷住了?”

    “休得胡言!来人,郡主身体不适,还不赶紧送郡主回府!”夜涤尘袍袖一拂,甩开了德荣抓住自己的衣袖,面无表情地下了逐客令。

    “好,我走!我不在这里碍你们的眼!表哥,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后悔你今天这么对我!”

    德荣郡主狠狠地丢下一句话,然后锐利如刀锋般的目光落在若水的脸上,含着说不出的怨毒。

    很显然,她把今天所受到的一切羞辱全都记在了若水的头上。

    “喂,你别走!你弄坏了我家小姐的雪人,快快赔来!”小桃见她扭头就走,忍不住追上两步,大声叫道。

    德荣充耳不闻,越走越快,转眼间就出了倚梅园的大门。qcwr

    她带来的下人们也跟在她身后,灰溜溜的走得一个不剩。

    “柳姑娘,墨公子,小桃姑娘,本王这个表妹年轻骄纵,失了管教,弄坏了墨公子为柳姑娘堆的雪人,本王已经重重地斥责过她了,请三位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再和她计较,本王会让她改日登门,专程向三位赔罪。”

    夜涤尘话是对着三人说的,可是他的视线只看着若水一个人。

    若水淡淡地道:“她是郡主娘娘,我们都是平民百姓,她的赔罪我们可生受不起,也万万不敢当。请王爷转告这位德荣郡主,希望她以后好自为之。”

    她神情疏离冷淡,口气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夜涤尘微微一愕,竟然接不下口去。

    “王爷还有事么?”

    “……”夜涤尘心知肚明,若水这是下了逐客令。

    他自然不好意思再在此处逗留。

    “柳姑娘好生休息吧,本王会派人在园外严加把守,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请柳姑娘放心。”

    “多谢王爷。”若水似乎连眼皮也没抬,更没瞧他一眼。

    夜涤尘俊颜微红,心头升起一丝恼意。

    像这般被忽视的感觉,他生平还是头一次尝到,这滋味……真不好受。

    他不再多说,转身大步离去,长袖飘飘,背影潇洒之极。

    可惜的是,若水等三人谁也没有多看他一眼。

    等到他走的连影子也看不到了,小桃忽然重重地呸了一声,说道:“哼,还以为十三王爷是个好人,没想到他这样护短,向着他的那个郡主表妹!他和他的郡主表妹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姐你以后都不用给他好脸色看,要不是墨白公子突然回来,咱们早就被那个什么郡主给砍头挖眼剁手剁脚了。”

    墨白吓了一跳,失声问道:“什么砍头挖眼剁手剁脚?”

    “就是你回来之前,那郡主说小姐和我骂他,让人把我们都抓起来,要我们的脑袋,还要挖了我们的眼珠子,割了我们的舌头,再砍断我和小姐的手脚,哼,像她这种恶毒的女人,我咒她一辈子也嫁不出去,当一辈子的老姑婆!”小桃嘟起了嘴,气呼呼的骂道。

    “这丫头这么毒?”

    墨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眼中射出怒火,他要是早知道那郡主会说出这么残忍恶毒的话,他刚才就不该手下留情,他该直接送这恶毒的女人去见她姥姥!

    “你们等着,我去去就回!”

    那德荣郡主对若水怀恨在心,留在世上迟早会是个麻烦。

    墨白心中起了杀机,他拔足往园外就走。

    “小白,你是要去杀了郡主么?”若水没有忽视他眼中一闪即逝的杀气。

    “不错,这样恶毒的女人还留着她做什么!我去宰了她,一了百了!”墨白杀气腾腾地道。

    “这天底下心怀恶毒的人多了去了,你一个个去杀,杀得完么?算了,由她去吧,说起来她不过是个少不更事的丫头罢了,而且这件事也是个误会,她以为那雪人是……是十三王爷堆的,所以才会妒性大发,失了分寸。”

    若水息事宁人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