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盈袖 作品

第1303章 此生无憾

    墨白知道,只要那道冰线一到心脏,他马上就会气绝身亡。

    他奶奶的!那四个怪模怪样的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用的是该死的是什么功夫,居然这等邪门!

    他心中不停地咒骂着,把那四个人的祖宗八辈包括所有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一个不剩地全都问候了个遍。

    他终于骂累了,可是若水的脚步却还没有停歇。

    墨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背影,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

    此时此刻,就算他立刻死了,他也觉得满足了。

    此生无憾矣!

    若水终于停下了脚步,她再一步也走不动了。

    这时候她停在了一个凹进去的山壁处,勉强可以避风挡雪。

    她停下来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走不动,而是因为她感觉得到,墨白的生命特征已经越来越微弱,如果再不停下来救治,他很快就会气绝身亡。

    她喘了几口气,解下随身的包袱,取出一颗药丸,和雪吞了下去,然后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墨白静静地看着她,目光一瞬不瞬。

    他知道在这世上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舍不得闭眼,能多看她一刻是一刻。

    他要把她的容颜深深地刻在脑海里,至死也不忘记!

    若水服药之后,只觉得一股暖气从丹田中缓缓升起,流入四肢百骸之中,力气渐复。

    她睁开眼来,双眼再次变得神采奕奕。

    墨白最喜欢看到她这清亮有神的眼睛,总是充满了信心,仿佛任何难事在她面前都会迎刃而解一样。

    虽然他们现在的境界已经是糟得不能再糟糕,可是一看到若水这自信满满的目光,墨白就觉得心境一下子变得畅亮了起来。

    什么大风大雪和漫天的乌云,都被若水脸上的阳光驱散了。

    若水吸了口气,将墨白拖进了山凹里,然后拉过他的手腕,将三根手指搭在他的脉博处。

    墨白的手臂又冷又硬,已经摸不到半点脉息。

    若水早就料到如此,也不惊惶,她解开墨白的衣襟,将耳朵贴到他的胸前,静心聆听,只感到他心口还有一片温暖,心脏也在缓缓地跳动着。

    她终于轻轻吁出一口气来。

    只要他的心跳不停,不管他受了多重的伤,她都一定会想办法将他从死神手里抢回来。

    “小白,我知道你听得到我说话,现在你听着,我要救你的命!接下来你可能要受一些罪,吃一些苦,更会有一些痛,不过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经受得住,因为,你是墨白!天下第一的杀手墨白!”

    若水看着墨白的双眼,一字一顿地道。

    墨白全身都不能动,只有一双眼睛可以转动。

    听了若水的话,他的眼中猛然是迸发出一道热烈的光芒来。

    若水的话中之意分明是告诉他,她一定可以救活自己!

    他素来相信若水治病救人的本事,她要是没有绝对的把握,一定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他刹时间精神大振,就连心跳都加快了几分,连彻骨的寒冷也抛在了脑后。

    要不是他嘴巴还是不能动,他几乎想要放声大笑了。

    他要大笑着告诉若水,什么罪什么苦什么痛他都受得了,他想要告诉若水,尽管放手去治,他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承受!

    他用眼神明明白白地传达出了自己的意思,他相信若水一定看得懂。

    果然,若水看着他的眼睛,脸上慢慢地露出了笑容,点了下头。

    很好,她已经完成了第一步,就是成功地激发起了墨白的求生之心!

    其实对于医者来说,最难治疗的患者不是身患绝症的病人,而是那些丧失了求生之心的病人。

    如果病人本身没有了生存的信念,就算再高明的医术也救不活他的命。

    而只要病人想要活,那他就算是身患绝症,他就有可能打败病魔,恢复健康。

    只不过墨白现在不是生病,而是受了极为严重也极为古怪的内伤。

    这种伤势是她从未见过的。

    她擅于治病,却不长于疗伤,尤其是面对这种古怪的内伤,她几乎是束手无策。

    能让人全身的血液都凝结成冰,这是什么功力?

    自己该如何做才能将墨白从阎王爷手里救回来呢?

    若水一筹莫展。

    不过当着墨白的面前,她半点也没表露,只是带着自信的笑容,取出一颗药丸,塞入了墨白的口中。

    墨白喉头僵硬,药丸入口,他已经不能吞咽。

    若水在他的喉部扎了好几针,墨白的喉头终于一动,缓缓将药丸咽了下去。

    只是他体内的器官几乎都停止了工作,药丸虽然入喉,却没有发生半点作用。

    若水过了好一会儿,伸手再摸墨白的脉博,还是一片冰凉,没有脉息。

    “怎么办?该怎么办?如果墨白能够吸收药力,那么自己还有办法救他,可是现在他连药丸都化不了,自己又该如何呢?”

    若水脑海里飞速运转着,闪过一本本自己曾经读过的医书,想要从书中寻求一些灵感。

    忽然,一个念头钻进她的脑海,让她眼前一亮。

    对了,事己至此,不如死马当成活马医,试试这个以毒攻毒的法子。

    她来不及多想,马上行动。

    她伸手到墨白的衣袋里一阵乱摸,果然找到了一把小小的匕首。

    若水二话不说,三下五除二,开始将墨白全身的衣衫尽数脱去,只留下了一条短裤遮羞。

    墨白虽然不能行动,却愕然地瞪大了眼珠,看着若水将自己像剥蒜一样剥了个精光。

    “该死!臭丫头,你这是要做什么!停手,快停手!”

    他被惊得目瞪口呆,心中一个劲地疯狂大叫,用眼神拼命制止着若水。

    可是若水宛如不见,甚至对于眼前露出来的那副近乎完美的男性身躯也视而不见。

    她现在眼中没有别人,只有一个重伤待救的患者。

    她才不在乎对方是男是女,是美是丑,是赤身还是穿衣。

    墨白彻底无语了,他两眼翻白,看上头顶的青天白云,寻思着不是若水疯了,就是自己疯了。

    若水拔出匕首,手起刀落,飞快地在墨白的手腕和足踝处割了四条深深长长的伤口,只是伤口虽深,却没有半点血液流出,因为他身体内的血几乎凝滞了。

    墨白想要苦笑,却发现脸部僵硬,已经做不出表情。

    若水的这四刀割得不浅,他却没有感到半点疼痛,他现在全身上下唯一的感觉就是一个字:

    冷!

    从来没有过的冷!

    要是能有一堆火烤上一烤,该是多少美好的事啊。

    可是没有火,放眼望去,只有一望无垠的皑皑白雪,和呼啸而来的凛洌寒风。

    若水捧起一堆白雪,淡淡地看了墨白一眼,那一眼似乎不含半分感情,就像她手里的雪一样,冷冰冰的。

    墨白心中没来由地一寒。

    这丫头要做什么?

    若水手一松,一捧白雪落了下来,不偏不倚地落在墨白脸上,遮住了他的眼。

    墨白什么也看不到了。

    但他却感觉到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他好像被埋进了一个寒冰窖里,不但冷,而且透不过气来,每一口呼气变得极为困难,他的胸腔剧烈地疼痛着,几乎要被炸裂了一般。

    “我要死了,我要被活生生地憋死了!”

    墨白心中一个声音在大叫着。

    在这生死一线间,他忽然明白若水对自己做了什么。

    她竟然用那洁白的冰雪为他砌了一个坟墓,将他深深地埋进了雪里。

    他心中苦笑,缓缓闭上了双眼。

    有一滴泪,顺着他的眼角缓缓流下,只是瞬间就结成了冰。

    水丫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我死么?竟然等不及我咽气,就要把我活埋起来?

    我就这么让你厌恶、让你不愿意多看一眼吗?

    你刚才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救我,原来全都是骗我的吗?

    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在我临死之前,给了我那么美好的一个梦。

    我还要谢谢你,因为你亲手用冰雪将我埋葬。

    我会记得你的,至死也绝不会忘记!

    墨白静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可是他心头却有一脑不甘之气在奔腾汹涌。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死了!

    我还有心愿未了!

    我要是死了,她怎么办?

    在这冰天雪地里,她孤零零地一个人怎么活下去?

    她的小七不要她了,娶了西泽女皇,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

    她一定又伤心又绝望。

    说不定埋葬了自己之后,她也就活不下去了。

    不能死!自己一定不能死!

    “我要活!”这个念头在他心头疯狂地增长着,汇成了一股滔滔巨流,越来越是强烈,在他的身体内奔腾流窜。

    热!

    好热!

    身体里的巨流变得越来越热,就像是一道灼热的岩浆在他的体内流淌,每流过一处地方,就江河解冻,春暖花开,说不出的惬意舒畅。

    墨白再也没有感到寒冷。

    他觉得暖洋洋、轻飘飘的,整个人舒服得像是要飞起来了。

    但是这种舒适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太多,他很快就感觉到那岩浆变得越来越是滚烫,烫得他差点要尖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