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盈袖 作品

第1262章 黄金镯子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君公子,君夫人,之前俗事繁扰,害得两位没能吃饱喝足,请二位在此稍等,万某这就去厨房拿出全身解数,为两位烧上几道可口的菜肴,等吃过之后,咱们再上路不迟。”

    万屠夫说完,见若水微微颔首,便快步出门。

    等到他瘦小的身形完全看不见了,若水才回头看向小七,板起俏脸冷哼一声,道:“小七,你还嫌自己的麻烦不够多么?”

    小七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笑了笑道:“有这样一位大厨师跟着,咱们以后可有得口福了,到了帝都之后,咱们可以设个家宴,请父……父亲大人前来,让他尝尝究竟是万大厨师做的菜好吃,还是他……他家里的厨师做出来的菜美味,你说好不好?”

    当着黄灵琳和穆大雷的面前,提到圣德帝的时候,小七只好含糊其辞。

    若水自然明白,小七故意这样说,就是想让自己宽心。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不再多说。

    穆大雷和黄灵琳都眼巴巴地望向门口,他们折腾了这么久,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听说万屠夫也要跟随君夫人,二人竟然都觉得一阵窃喜。

    要知道这万厨师所做出来的菜,可不是人人都能吃得到嘴的。

    “君夫人,君夫人!我回来了!”

    楼梯上突然响起了蹬蹬蹬的脚步声,还有侯南贵喜气洋洋的叫声,人未到,声先至。

    侯南贵背上扛着个大包袱,一闪身从门缝中溜了进来,身法滑溜就像是条鱼,谁也没看清楚,他那个大包袱是怎么进门的。

    “幸不辱命,君夫人,你所要的材料,全都买齐了!”

    侯南贵看到房里多出来的黄灵琳,只是诧异地看了一眼,也没有多问,但他却留了一个心眼儿,将包袱放在若水面前,却没有马上打开。

    “小侯子,辛苦你了,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候就弄齐了的?”

    若水也是微微一惊,要知道这些材料有许多都是稀缺之物,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她炼制出来的这批补气灵丹所用的材料,有不少还是当初从南越国千里迢迢带回来的。

    她打开包袱,不由眼前一亮,“珊瑚蔓,天萝藤,紫苜蓿……”她一样样地翻看,发现侯南贵买回来的这些材料不但正是自己所要的,而且品质都是第一流的。

    “呀,小侯子,你居然连赤焰草也弄到了!”

    若水小心翼翼地拈起一棵火红色的小草,又惊又喜。

    这赤焰草含有剧毒,却是补气灵丹必不可缺的主要材料,而赤焰草的品质越好,炼出来的灵丹效果也越佳。

    侯南贵弄来的这几株赤焰草,每片叶子都呈火焰燃烧之状,而且颜色鲜红如火,乃是极品赤焰草的品相,比若水之前所用的赤焰草还要更胜一筹。

    若水怎么也想不到,在这晋阳城看上去远不及帝都繁华,却连赤焰草这种稀缺的草药都能弄到,而且还是顶极的品相。

    侯南贵神情大为得意,笑道:“区区赤焰草算得了什么,就算是比它再难十倍的物事,我小侯子也是手到擒来!”

    若水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突然一寒:“你这些药材,全部都是买来的吗?”

    要知道像赤焰草这种东西,几乎是无价之宝,若水也是机缘巧合,才得到了一株。

    可是侯南贵只是出去转了这么一圈,居然就拿到了好几株赤焰草,还是顶顶上品的,怎不由她心中起疑?

    “买的!我真的全部都是买的,这包袱里的所有药材,全都是真金白银换来的,君夫人你瞧,你给我的五万两银票,我全都花光了,干干净净,连一个铜板也没剩下。”

    侯南贵生怕若水不相信,将荷包掏出来翻了个底朝天,本来满满的一摞银票果然全不见了。

    “是吗?那你说这赤焰草是从何处买来?”若水脸上没有半点笑容,依然毫不放松地看向侯南贵。

    “这个、这个……”侯南贵抓抓头皮,他本来想含糊过去,可是看到若水板得紧紧的俏脸,心中莫名一寒,于是低下头,实话实说道:“晋阳城中有一个花匠,他爱花如命,最喜欢收集天下的花花草草,不管是什么品种,只要是他的花圃中没有的,他都会想方设法弄了来,就算是一颗最寻常的花草种子,只要他看中了,就算花再多的钱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我看到君夫人给我的方子里大多数都是草药,我跑了好几家药铺都没买到,于是就想到了这名花匠,便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他家的花圃走了一圈,没想到,那张方子里大部分的草药,他家居然全有。”

    “然后呢?你就顺手牵羊,反手牵药地将这些草药顺了来?”

    侯南贵吓了一跳,慌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听了君夫人的教诲,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做这样的事啊。”

    “你别告诉我,这些药都是那花匠心甘心愿地卖给你的,他既然爱花如命,这些草药一定被他视为珍宝,就算你出再多的银子,他也绝不会卖。”若水笃定地道。

    “君夫人,你猜的真是一点也不错,那老花匠真是倔强得紧,我将五万两银票全都摆在他面前,说要买他单子上的草药,可他看到那些银票,却半点也不动心,不但不肯卖给我,反而大声赶我走,他说,别说是这么多的草药,就算五万两银子买他园子里的一颗小草,他也绝对不会卖!这倔老头,当真是见到钱都不睁眼,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呢!”侯南贵想起当时的情景,感慨了一句。

    “当然啦,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见钱眼开么?五万两银子有什么了不起,我也半点瞧不在眼里。”

    说话的是黄灵琳,她听了侯南贵的话,小嘴一撇,不屑地道。

    “哎哟,这位姑娘真是好大的口气,真的不怕让风闪了舌头?”

    侯南贵是偷儿出身,最怕的就是被人瞧不起,黄灵琳的话明显刺激了他,他对黄灵琳翻翻白眼,冷笑一声道:“你瞧不起五万两银子,那你倒拿出五万两银子出来,让我这个见钱眼开的人开开眼啊!”

    “好啊,别说是五万两银子,就是五十万两,五百万两,又有何难?”

    黄灵琳除下右手戴着的黄金镯子,“当”的一声丢在侯南贵面前,道:“拿去!”

    侯南贵笑声更冷,道:“啧啧,姑娘的这枚镯儿看上去倒是金子的,只不过它就算是纯金打造的,也值不了五万两银子,更别提五十万两、五百万两了,小姑娘,你要胡吹大气,也要看看对方是谁,别一不小心吹破了牛皮,惹得旁人笑话。”

    黄灵琳涨红了小脸,怒道:“我偏要说它值五百万两,你要是不信,就拿着它去城里最大的银铺,提取五百万两银子出来,要是提不出来,你就回来割了我的舌头!”

    “哎哟,姑娘的舌头,小人我敢割么?”侯南贵吐吐舌头,见黄灵琳真急了,不敢再继续激她。

    不过他看到黄灵琳言之凿凿,倒对那只黄金镯子有了点兴趣。

    他取过金镯,仔细端详着,突然之间,脸色一变,手中的金镯差点掉在地上,幸好他有着千手神偷之称,手疾眼快,伸手一捞,已经将金镯抓在手中,牢牢攥住,神情激动万分。

    “这、这是……这是……”他激动得嘴唇发抖,抬眼看向黄灵琳,脸上全是敬畏之色,再也没有之前半点轻蔑不屑,站起身来,双手恭恭敬敬地将黄金镯子躬身呈给黄灵琳。

    “小人有眼无珠,冒犯了黄大小姐,还望黄大小姐大人大谅,千万原谅小人这张胡说八道的嘴。”

    “哼,那你现在相信我能拿出五百万两银子了么?”黄灵琳下巴一抬,轻哼道。

    “相信,相信,别说区区五百万两,就算比这再多十倍百倍的银子,黄大小姐只要想要,也是应有尽有。”侯南贵弯着腰,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说道。

    “哼,算你识货。”黄灵琳将黄金镯子取回来,套上了右腕。

    若水见此情景,不由暗暗称奇。

    虽然她不识得这黄金镯子是什么来历,但只要看到侯南贵那前倨后恭的模样,就可猜到这黄灵琳定是一位大有来头的人物,当然,侯南贵对她如此恭敬,并不是因为她的本人,而纯是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

    这说明,黄灵琳的父亲定是一位身份不凡的大人物。

    若水又想到之前僧道书三人的对话和他们对黄灵琳的态度,再次认证了自己的判断没有出错。

    她微微侧头,看向小七,想探询一下小七是否知道黄灵琳的父亲是什么来头,却见小七对自己轻轻摇头,显然是他也不知。

    要是墨白在的话,他一定会知道黄灵琳的来历!

    若水心道,墨白这家伙对江湖中的奇闻轶事如数家珍,就连旁人最隐秘的事件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里打听来的。

    可惜,当时情势危急,她不想拖累墨白,故意说了一番言语将墨白给气走了,以墨白的性子,想必一去之后再也不会回头。

    oqmi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