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盈袖 作品

第959章 面目全非

    第959章 面目全非

    侯知府本来担心的是对方不管不顾,一出手就要了儿子的性命。

    可看到儿子只是被打肿了脸,性命却是无碍,他就松了一口气。

    他为人甚是沉稳,虽然看到儿子被打的惨状,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连马背都没下,只是顺着吴公鸡的指引,注目打量着圈子里的小七等四人。

    毕竟是为官多年,他的目光极是锐利,只略略地扫了一眼,他就察觉出眼前的这四个少男少女不是易与之辈。

    他的目光只是在墨白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就移了开去。

    据吴公鸡说,就是穿白衣服的少年下的毒手,狠狠地打了自己的儿子,可侯知府却看出来,这墨白应该是个身手高强的江湖之人。

    他见墨白模样俊美,便想到或许自家儿子看上的姑娘是他的心上人,怪不得他会发怒。

    随后他就看到了唐绛儿,只瞧了一眼他就转开了目光,知道儿子看上的绝不会是这个丑女人。

    唐绛儿的身边就是若水,侯知府微微一怔,眼睛便眯了起来。

    好美貌的姑娘!

    儿子定是为了这姑娘惹怒的那白衣煞神,唔,果然有眼光,如果自己年轻二十岁,恐怕也是要为了这样美貌的姑娘争风吃醋的。

    听那吴公鸡说,这美貌姑娘还会医术,不但会,而且医术极是了得,那她就更是个宝贝了。

    像这样的宝贝,就不该抛头露面地走出来,她既然公然行医问诊,说明她是缺银子,那就容易得紧。

    只要大把大把的银子砸出去,还怕换不回这小姑娘的心吗?

    另外那三个人,他会好好地想法子炮制他们,只有这个会医术的美貌姑娘,倒不妨饶了她的性命,等儿子玩腻了,自己还可以利用她的医术,为自己做些事情。

    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然后目光闪动,不经意地看向小七。

    他先前一眼扫过的时候,对这个穿黑衣的青年最不注意,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不声不响,像个木头一样不引人注意。

    可不知道怎的,当他的目光一专注地落在小七身上的时候,他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一震,像是有一道闪电劈中了他的后背,让他硬生生地出了一身冷汗。

    古怪,有古怪!

    他再次眯起了眼睛,仔细地打量着小七。

    对方的脸上木然一片,没有半点表情,双后负在背后,连正眼也没瞧向自己,甚至他对自己带来的三千铁甲军也没有多瞧一眼,好像那只是三千个木头桩子一样。

    这样的沉稳如山,这样的渊亭岳峙,天生自带一股不怒自威的王者之气,让人一见之下,竟然产生一种想要跪地膜拜的冲动。

    侯知府差点滚鞍下马,他握了握马缰绳,目光紧紧地盯住小七。

    这个男人,才是四人之首。

    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小七的身上,连自己的宝贝儿子来到马前都没留意,听到了儿子的哭声,他顿时眉头一皱,目光落在儿子的身上。

    这一看之下,他只觉得心口重重的一疼,同时一股怒气勃然而生。

    好大胆的狗贼!竟然敢把自己的爱子打成了这般模样,他定要将他们一个个碎尸万断不可!

    刚才离得远,他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见儿子被揍得鼻青脸肿,他心中却并无多大的怒气。

    这个儿子顽劣风流,平日里仗着是知府之子,在曲池城里横行无忌,没少给自己闯祸,但都被自己不着痕迹地摆平了。

    他有时候也想,让这逆子受点教育也好,省得他无法无天起来,万一被人捅到了上头去,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可真的看到儿子不成人形的脸,还有那瘪了下去的腮帮子,显然满口的牙都被打掉了,他就止不住的心疼起来。

    好,很好!

    这么多年终于有人敢摸一摸他这只老虎的屁股了,他老虎不发威,旁人就拿他当瘦猴哇!

    “来人,拿下!”

    他现在也懒得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和来头了,反正不会是龙子皇孙,因为龙子皇孙出行的派头都大得很,绝对不会像对方四人这样随随便便、身边连护卫都没有的就出现在曲池城。

    他更懒得多问一句,直接拿下便是。

    问得多了,反而显得自家儿子理亏。

    三千铁甲军一直在等他的命令,听到他发号,当下齐唰唰地上前一大步,逼近小七等四人,手中钢刀雪亮,映着阳光,发出耀眼的光芒。

    他们知道,知府大人说的“拿下”,就代表着死活勿论,如果对方敢反抗,那就乱刀分尸。

    如果知府大人说“带走”,那就表示要生擒活捉。

    看来知府大人是动了真怒,准备对这四人开杀戒了!

    旁观的百姓们都忍不住转开了头去,因为他们知道,铁甲军长刀挥下,四人必定是血溅当场,被剁成一堆肉酱。

    小七忽然伸出手,牢牢抓住若水的右手,轻声却坚定地道:“有我在,他们绝不会伤到你一根头发。”

    若水不由回眸一笑,道:“我知道。”

    虽然只有淡淡的三个字,却包含了无比的信任和依赖。

    小七听在耳中,只觉得心头一暖,勇气倍增。

    他的功夫虽强,可是面对这支训练有素、手持利刃的三千铁甲军,他并无百分之百的必胜把握,可是为了若水,他会拼尽全力保护她的周全。

    “切!你不行,不是还有本公子嘛!”墨白的目光在二人交握的双手上一扫而过,十分豪气地说道。

    小七定定地凝视着他,这个墨白行事总是喜怒无常,在这样关键的时候,自己该

    第959章 面目全非

    相信他吗?

    他会不会落井下石,趁着自己和铁甲军动手的时候,在自己背上捅上一刀?

    如果这墨白肯出手相助,那他们的胜算就会大了许多。

    “爹,这四人别全都杀了,孩儿要那个姑娘!”侯公子的视线落在若水的身上,看到她和小七握在一起的手,目光中透出怨毒之色。

    “嗯。”侯知府淡淡地应了声,他也注意到了,心想原来自己看走了眼,这美貌姑娘的意中人居然会是那个黑衣青年。

    所谓龙配龙,凤配凤,那姑娘能舍弃相貌俊美的白衣少年不取,而选了长相平平的黑衣少年,说明这黑衣少年定有过人之处。

    如果不是他们得罪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他倒想手下留情,好好地查一查这黑衣少年的来历和身份,说不定他还有用得上对方之处呢。

    可是眼下……那就是杀无赦!

    “动手!”侯知府对四人再也不瞧,只是心疼地看着儿子,这脸打肿了可以消,这牙打掉了,可怎么吃饭呢。

    他对四人更加痛恨了。

    “是!”铁甲军齐声吆喝,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喝声,单看这般声势军威,东黎国也只有乐大将军的麾下才可以与之媲美了。

    “七兄,我左,你右,如何?”墨白两手空空,却满不在乎地上前一步,他手中握着一枚小小的钢珠,这是他师门特制的武器,也可以说是暗器,几乎人手一只。

    这种钢珠看上去平滑无害,里面却缠着一根又细又韧的钢丝,内力到处,就是一件极为厉害的武器,取人首级于无形之中。

    “好!”小七将若水推到自己身后,让她和唐绛儿站在一起。

    他平时不喜欢携带兵器,临敌之时都是用一双肉掌,更何况他身为太子之尊,能够用他出手的时候实在不多。

    这时面对着这队精兵甲胄的铁甲兵,还是用兵器才能速战速决。

    只是该用什么兵器呢?

    他略一凝思,伸手在腰间一抽,解下了腰间的束带,握在手中。

    “好!以柔克刚,七兄,你的武器选的不错。”墨白赞叹了一声。

    话声未落,铁甲军已经驱动跨下的战马,舞动锋利的钢刀,对着两人的脑袋劈了过来。

    他们果然是训练有素的战队,能够根据敌人的多寡而调整阵形。

    比如现在,对方只有四个人,而他们却有三千之众,如果以三千铁甲还拿不下赤手空拳的四个人,那他们这些年的饭简直是白吃了。

    所以他们的阵形是先以水桶阵围之,然后分成了十人一支的小队,分列八方,堵住了四人逃生的出路,一排一排的小队呈犬牙交错状,然后站在前排的小队冲锋出击,排在后面的小队则紧跟其后,出击补刀。

    他们这个阵势就像绞肉机一样,可以将对方绞得连渣都不剩。

    若水的目光不由得一凝。

    能想出这个阵法的人,大是不俗。

    看来对方营中暗藏着高人哪!

    她曾经和乐大将军研讨过军法布阵之学,像这种战阵她还是头一次得见,只觉得眼前一亮,同时马上看出其中暗藏的凶险和杀机。

    不过她对小七有着满满的信心,有小七在,就算对方是绞肉机又有何惧,她相信小七一定有法子能够将这具绞肉机破坏得支离破碎。

    “小七,小白,要留神他们前队变后队,从你们的身后包抄!”

    若水冷眼旁观,已经看出了阵法的其中一个变化,她生怕小七和墨白身陷局中,便出言提醒。

    说话之间,小七和墨白均已经闪过铁甲军第一小队的冲锋,听了若水的话,二人对视一眼,均道:“幸好她提醒得及时!”

    4p6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