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盈袖 作品

第791章 究竟谁傻

    第791章 究竟谁傻

    小桃扁着嘴巴,用力忍住想哭的冲动。

    “你就那么想让我嫁给别人?”她哽着嗓子问,声音哑得几乎听不清。

    可青影对她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听得清晰无比。

    他的心中一酸,苦笑道:“不想。”

    这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虽然她就要嫁给别人了,他还是没办法在她的面前说谎。

    “真的?”小桃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不想再哭了。

    她的心里在唱着歌。

    青影脸上的笑比哭还要难看,可看在她的眼里,就像是开了一朵花,比墨白的微笑更迷人。

    “青影,你笑了,你笑了!”小桃拉着青影的手,又叫又跳得像个孩子,笑容也像孩子一样纯真美好。

    青影脸上的苦笑更浓了。

    他这是笑吗?

    没想到小桃这样喜欢看自己的笑。

    青影从来不觉得自己长得好看,更不觉得自己笑起来是什么样子,他习惯于寡淡着一张脸,没有什么表情。

    原来,小桃喜欢笑啊。

    怪不得她会喜欢上墨白,墨白哪次见了她,都笑得贼忒兮兮的。

    早知道笑会打动她……青影突然后悔极了!

    那自己就应该天天笑给她看!

    现在笑……还来得及吗?

    青影努力扯动着嘴角,让脸上露出并不熟悉的笑容。

    只是他从来不笑,突然笑起来的样子十分古怪,而且滑稽,就像是一个笨拙的小丑,不停地出着各种逗人想笑的鬼脸。

    小桃忍俊不禁,几乎要放声大笑了。

    看着小桃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青影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他也学着她的样子,让自己再笑得好看一些。

    “青影,你……你还好吗?你的表情为什么这样怪?你的眼角为什么一直在抽抽?你的嘴角为什么一边向上,一边向下?你……是哪里觉得痛吗?”

    小桃脸上的笑收敛了,她担忧地看着青影,青影脸上的表情太奇怪了,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像是抽筋一样,还不停地眨巴着眼。

    青影心里顿时掠过一阵暴躁的狂风。

    老天哪,自己笑成了这样,她还不满意。

    可见自己笑起来有多丑。

    算了,还是别笑了吧。

    这笑……本就不是自己的擅长。

    青影的脸恢复了惯有的平静表情,看着小桃眼巴巴地瞅着自己,他不自然的把目光转向了别处,随口编出了一个理由:

    “我……牙疼。”

    话出口之手,他自己都觉得汗寒,不由动了动身体,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你牙疼?疼得很厉害吧?”小桃更担心了,虽然现在青影的表情恢复了正常,可他刚才的表情实在太怪了,能让他这样的人脸都变形了,那一定很疼!

    “走,我带你去找我家小姐,她一定能帮你看好!”

    小桃一把拉住青影的手,想往怡然居的方向走。

    刚迈出一步,她就傻眼了。

    自己这是在哪里啊?周围全是陌生的景物,这里自己从来没来过。

    这该怎么回去啊!

    “你……不怪太子妃了?”青影凝视着她,慢吞吞地道。

    小桃歪着脑袋想了想,一脸奇怪地看着青影,“我为什么要怪小姐?青影,你今天的话好奇怪,对了,你一定是牙疼,疼得脑子也不清楚了,快,你的武功好,带我回去!”

    青影无语抬头看着苍天。

    老天哪,这女人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怎么说变就变啊!

    *

    青影带着小桃回到若水院子的时候,小七已经离开。

    房中只有若水一人,她从敞开的窗户里看到青影和小桃手拉手地走进院门,嘴角勾起,微微一笑。

    小七果然没有料错,有青影在,小桃不会出事。

    “小姐,小姐!”

    一进了院子,小桃就挣脱了青影的手,迫不及待地往门里冲。

    可刚到房门口,她猛地煞住了脚步,脸色一变。

    幸好自己没有鲁莽,要是太子殿下还在里面,自己再一头撞了进去,那真就糟了。

    她伸出手,在房门上敲了敲,提心吊胆地问:“小姐,我是小桃,我可以进去吗?”

    青影忍不住再次翻了翻眼皮。

    别说太子殿下不在里面,就算太子殿下在,刚才她那一嗓子,也早就被她惊动了。

    这丫头的脑袋,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啊。

    转念一想,这丫头还是别开窍了,就现在她的小心思自己已经捉弄不定了,要是她再跟她的小姐学到几分古灵精怪,那自己可实在吃不消。

    房门“吱吖”一声开了,若水站在门口,含笑看着小桃。

    “小姐,他……他没在?”

    小桃忍不住向若水的身后探头探脑地张望,要是太子殿下在房里,打死她也不踏进房门半步。

    若水笑着摇摇头,有意无意地看了小桃身后的青影一眼。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刚才小桃还伤心欲绝,这才多一会儿的功夫,青影就能哄得她破涕为笑。

    看来,该抓紧时候把他们两个的事办一办了。

    否则小桃这丫头状况频出,青影又笨嘴拙舌,两人吵吵闹闹,墨白又横插一脚,可别弄得夜长梦多,生出什么事来。

    青影被若水的目光看得低下头去。

    小桃却叫道:“小姐,你的医术这么高,你快帮青影瞧一瞧吧,他病了!”

    “哦?青影病了?”

    若水挑了挑眉梢,有些奇怪,青影看起来气色很好,哪里有半点生病的模样。

    “青影,你哪儿不舒服吗?可是……受了伤?”

    若水目光闪了闪,眼神中有一些担忧。

    她知道他们习武之人,尤其是内力高手,一年四季几乎很少生病,一生中生病的次数,要远远少于受伤的次数。

    青影登时红了脸,支支吾吾地不知如何作答。

    “小姐,他牙疼!你瞧,他都疼得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哼哼。”小桃见青影不说话,只哼叽,急得直跺脚,抢先一步替他说了出来。

    “牙疼?”

    若水再次惊异地睁大了眼睛。

    青影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朵根,烫得吓人。

    他哪里敢抬眼看向若水那清如水波的眼神,那眼神好像一眼就洞穿了自己心底的小秘密。

    “太子妃,属、属下……还有要、要事,先、先告退了。”

    他结结巴巴地说完,纵身后跃,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转眼间就溜得不知去向。

    “喂,青影,你怎么走了?小姐还没帮你瞧病呢?喂,你回来,你……”

    小桃追在他的身后,越喊青影跑得越快。

    她好像才眨了下眼,青影就已经不见了人影。

    小桃气得直跺脚,走到若水身边,嘟着嘴抱怨道:“小姐,你说青影他是不是傻啊,牙疼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可还是不好意思让你给他瞧病。”

    若水这回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忍俊不禁,似笑非笑地瞅着小桃,答道:“是啊,青影真傻。”

    小桃眨眨眼,觉得若水的表情怪怪的,语气也怪怪的。

    “小姐,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她依然嘟着嘴,两眼巴巴地看着若水。

    若水笑着拉她进房,掩好了房门,对着窗外瞧了一眼,微笑道:“什么事?”

    “小姐,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也没有隐瞒过你什么,我有什么心里话都告诉你,可是小姐你……你却变了!”小桃又有些委屈。

    “我哪里变了?”若水好笑地瞅着她。

    “小姐,你的心里现在只有那个他,再也没有小桃了。”小桃扁着嘴巴,像一个找大人诉委屈的孩子一样,那眼神看得若水的心里软软的。

    “胡说,你永远是我最亲近的人。小桃,你跟了我这么久,难道还不明白我待你的心吗?”若水握着她的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

    小姐的手很温暖,小桃觉得自己的心里也是一暖。

    她仰起脸来看着若水:“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你明明和太子殿下串通好了,要骗那个千秀,可为什么连我也要一起瞒?小姐你是不相信小桃了吗?”

    “如果我都告诉了你,你还会做出那样的事来吗?你能让千秀不知不觉地相信你吗?”若水凝视着她。

    小桃想了想,摇摇头。

    如果小姐真的提前告诉她,她肯定不会表现得那么自然。

    “小桃,说起来我真的要夸赞你一下,你想出来的那法子,真是高明!”若水笑微微地在她鼻子上轻刮一下。

    乍得到青影报回来的消息时,就连她都错愕了一下,想不到小桃会想出这种古灵精怪的法子去捉弄那个千秀,还真是得了自己的几分真传。

    “小姐,你别取笑我了。”小桃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可是听到若水的夸奖,她连眼睛都兴奋得直发光。

    她一想起千秀在府门口蹭马桩子的那个画面,就忍不住格格娇笑。

    “那个痒痒粉真好使,小姐,你还有没有了,再给我一些。上次你给我的这次全都用光了……”

    她话音未落,就听到窗外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了起来。

    “再给你一些痒痒粉,让你拿去洒在我的衣服上吗?”

    一条人影倏地从窗户中跳了进来,落在若水和小桃的面前,直勾勾地盯着小桃。

    小桃吓得浑身一抖,情不自禁地往若水的怀里缩了缩,不敢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