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盈袖 作品

第657章 圣意难违

    第657章 圣意难违

    “死到临头,还敢振振有辞!陛下要你说出实情,可是你对那苏先生的来历一概不知,谁知你说的是真是假?陛下,臣的意思是,先将他押入大理寺,待臣再详加审问明白,这苏先生是否确有其人,确有其事,再请陛下定夺。”

    段言喻对着圣德帝躬身一揖。

    他虽然年轻,断案的经验却很是丰富,这个提议也极是妥当。

    圣德帝点了点头,道:“也好,等你审问清楚,再处罪他。如果当真和他家人无关,就只治他一人之罪罢。”

    白守仁闻言,脸上大喜过望,对着圣德帝拜服于地,泣不成声:“谢陛下天恩!”

    “来人,带去大理寺关押起来。”段言喻唤来人手,把白守仁带了下去。

    此时案情大白,大殿上群臣们不由得面面相觑,觉得此事真是峰回路转,一切和他们所料想的,全都变了个样。

    本来众人都以为姚皇后倒行逆施,派白守仁给皇帝陛下下毒,并借机软禁了陛下,然后独揽大权。

    可没想到,听那白守仁所言,姚皇后居然会是受害者,她的所作所为,竟然是受了他人的操纵而为,而那暗中操纵她的,就是那居心叵测的苏先生!

    圣德帝看向姚皇后的目光越加的温和起来。

    “皇后,你现在身体可感觉到有什么不适吗?”他话语中透着淡淡的关心。

    姚皇后脸上的神情十分复杂,似是害怕,似是惶恐,身体微微颤抖,听了圣德帝的话,她眼中露出感动的神色。

    “谢陛下的关心,臣妾、臣妾只是觉得有些头昏,好像、像是在做一个梦。”她脸上的茫然也出现得恰到好处。

    若水不由为她的演技暗赞。

    “是吗?周医正,曾太医,你二位乃是太医院中的翘楚,赶紧上来为皇后娘娘把脉,看看皇后体内是否还有那种奇花的花粉?”圣德帝转头吩咐道。

    周太医和曾太医齐声应是,走上前来,仔仔细细地帮姚皇后诊断起来。

    姚皇后闭上了双眼,向后靠在椅上,神情似乎十分疲累,一言不发。

    两位太医又是把脉,又是银针试毒,忙活了好一会儿,然后二人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

    “回禀陛下,臣等的确是在皇后娘娘的体内发现了一种奇怪的东西,想必就是那白守仁说的什么奇花的花粉,这种东西服下之后,的确会容易让人产生幻觉,医书上说,这种奇花被称为曼陀罗花,乃是生长在极为潮湿和炎热的所在,咱们东黎从来没有此物,看来那白守仁所说之言不假,这东西定是那苏先生交给他的。”

    曾太医侃侃言道,他的医术比周太医确是要稍高一筹,周太医只验出了花粉,他却能说出这奇花的来历。

    姚皇后睁开眼来,脸色大变,露出恐惧之色,颤声道:“这毒、可有药解?”

    她脸上的表情实在太过逼真,就连若水都判断不出来她究竟是不是在作伪。

    至于她体内的毒,究竟是真?还是假?真的有待商榷。

    周太医摇了摇头,姚皇后怒哼一声,马上把希翼的目光转向了曾太医。

    曾太医略一犹豫,终于也摇头道:“下官无能,只知其毒,却不知其解药为何物。”

    姚皇后满脸失望,她站起身来,对着圣德帝拜了下去,幽幽的道:“陛下,臣妾中了此毒,恐怕命不久长,不能再侍奉陛下了。”

    “皇后!”圣德帝大为动手,亲自伸手相搀,道:“你放心,朕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毒。”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看下御阶下方,沉声道:“太子妃,你帮皇后瞧一瞧吧,论医术,咱们东黎你是第一人!皇后的病,你一定能治好!”

    乖乖!

    大臣们都暗中吐了下舌头。

    皇帝陛下真是偏心啊。

    他这话明着是在捧太子妃呢,实际上却是给太子妃的身上套了一个套子,让太子妃想下都下不来。

    果然,皇帝陛下就是皇帝陛下,这说话用人的水平,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所有的人都知道,皇后娘娘和太子妃素来不睦,而太子妃的医术的确如陛下所说,东黎国无出其右,但要让太子妃给皇后娘娘尽心瞧病,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可圣德帝这话一出口,若水就是想推辞,也无法拒绝。

    甚至她连治不好的话都不能说。

    若水简直让圣德帝给气乐了。

    天下有这样故意刁难儿媳妇的公公么?怎么她就偏偏碰上了这一个。

    好罢,圣意难违。

    既然陛下想要她给姚皇后治治病,那她也不妨治上一治。

    “好,那儿臣就试上一试,皇后娘娘,你不会嫌弃我医术浅薄吧?”若水笑容浅淡的看向姚皇后。

    姚皇后怎么也没想到圣德帝会让若水帮自己医治,脸色一白,却想不出理由拒绝,正自骑虎难下,听了若水这略含讽刺意味的话,心头火起,也是勾起唇一笑。

    “太子妃医术超群,人人皆知,本宫的毒虽然罕见,但本宫相信以太子妃的医术,一定能够药到病除。”

    她这话分明是在板上钉钉,又敲实了一层。

    满殿的大臣们忍不住想乐。

    真没想到这姚皇后如此怕死,为了解毒,连激将法也用出来了。

    若水也是肚子里暗暗好笑,她缓步上前,慢慢走上御阶,对姚皇后略施一礼。

    “那儿臣就僭越了。”

    姚皇后看到若水脸上淡淡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觉得有点发虚,可是事到临头,她总不能临阵退缩,硬着头皮道:“有劳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