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盈袖 作品

第347章 换个死法

    第347章 换个死法

    “大将军,俺不想落在那些贪官们的手里,那样死得憋屈。老程求大将军,给俺一个痛快,能够死在大将军的手里,俺老程这辈子才算没白活啦!”

    他粗豪的话语,诚挚的眼神,都在说明,他很认真。

    在场的将士们都怔住了,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几座破烂帐篷里纷纷涌出大量的人,却是经过治疗情况好转的山匪们,他们把外面说话的声音都听在了耳中,能够行动的,全都挣扎着出帐,来到乐正毅身前,跪在了程老大身后,七嘴八舌地说道:

    “大将军,我们不怕死,怕的是死得窝囊!”

    “求大将军砍了我们的脑袋,我们愿意和大哥一起,共赴黄泉!”

    “俺杀了好几个贪官污吏,才要俺一颗脑袋,值!”

    将士们再一次悚然动容,这样的山匪他们还是头一次见,见人人泯不畏死,义气为先,这正是他们素日里最为敬佩的品质。

    对这样的一群山匪,他们心中升不起半点杀意,但是将令兵从,这群山匪的命运,还要交给大将军来决断。于是人人转头看向乐正毅,等他示下。

    乐正毅面沉如水,一双眼睛挡在头盔的阴影下,看不出他的半点心思。他目光冷凝在程老大身上,沉默不语。

    杨昊和郑铮对视一眼,他二人对这程老大憨厚爽直的性子很是喜欢,忍不住开口为他求情:

    “大将军,刚才那伙来历不明的队伍攻打咱们军寨,程老大那批留在咱们寨前当人质的弟兄们,不但没和对方一起动手,反而帮着咱们的人和那支队伍相对抗……”

    乐正毅的目光对着他冷冷一瞥,杨昊不知不觉地住了嘴,低下头。

    他也知道自己的理由有点牵强,因为程老大那批弟兄虽然人多,但赤手空拳,又是一群乌合之众,打起仗来,屁用没有!

    真正击退了那支队伍的,靠的还是他们黑衣鬼团的将士们那可怖的实力。

    乐正毅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也在为难。

    他来到山寨之后,亲眼所见,这程老大并没有说谎,他们之前确实就是一群普通百姓,所谓官逼民反,也是为此。但是其情可原,其罪当诛。

    他身为朝廷一品大将军,奉旨前来剿灭,如果他要是放走了这伙人,这匪没有剿灭,传了出去,他乐正毅的黑衣鬼团威名何存?

    他乐正毅的面子可以不要,但是黑衣鬼团的赫赫之名决不容有损!这是他麾下的将士们用十年的血命换回来的荣誉,让敌方听了闻风丧胆的英名,岂可为了区区的山匪,而毁而一旦!

    他的左手一抬,凌空一抓,地上一柄钢刀倏地跳起,落在他手中。

    这手功夫,震得一地的山匪全都瞪大眼,惊掉了下巴。

    自己的眼没花吧?这地上的刀怎么会自个儿跑到大将军的手里?

    这、这是变戏法儿么?

    他们只顾着惊奇,半点没觉得害怕可怖。

    杨昊和郑铮,还有乐正毅手下的将士们,却齐齐倒吸了口冷气。

    他们太了解大将军啦,他这是动了杀机!

    看来这伙儿山匪的命,今天当真是要送在大将军的手中,但是,就像他们自己说的,能被大将军亲手杀死,那也是他们想都想不到的荣誉!

    将士们心情复杂,所有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大将军手中举起来的钢刀上。

    刀锋映着阳光,白芒耀眼,大伙儿都屏着呼吸,大气也不敢透,人人都知道,只要大将军一刀挥下,这些人颈中的鲜血马上就会染红雪亮的锋刃。

    “大将军……”杨昊和郑铮张了张嘴巴,盯着大将军手中的刀,却没发出声音来。

    这种时候,求情也没用,大将军要砍谁的脑袋,就会砍谁的脑袋!

    程老大和山匪们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们全都抬起头来,个个挺胸,脖子伸得直直的,丝毫不以马上要身首异处而感到害怕。

    眼见乐正毅一刀挥下,马上要有数颗人头落地,现场的气氛冷凝到极点,连每个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辨。

    “大将军,请刀下留人!”

    蓦然间,一个清脆的声音钻进了众人的耳朵,就像是一道清泉流过,让众人身子一抖,却又觉得很是舒服。

    这句话立马缓和了现场紧张的空气。

    一听到这个声音,杨铮和郑铮二人齐齐舒了口气,松开了替那程老大等人捏着的冷汗。

    太子妃一开口,让他们登时信心大增。

    众人的目光全都转向了若水。

    在众目睽睽下,若水从容走近,她先是看了程老大等人一眼,程老大眼中露出感激之极的神色,张着嘴巴,眼中蓄泪,却是说不出话来。

    他没想到太子妃会出面为自己求情,自己只是个扶不上墙的烂草根,对方却是身份尊荣、高高在上的太子妃,自己还中了奸人的计,险些害了她的性命,要是说她不对自己恨之入骨,自己已经谢天谢地了。

    至于她为会己求情,他就是连做梦也没敢想过。

    若水目光淡然地从程老大等人的脸上一掠而过,见他们果然和自己判断的一样,神色坦然,那些话显然是出于真心。

    这样一群重义轻生的人,就这样死在乐正毅的刀下,太过不值!

    更何况他们确实是有逼不得己的理由。

    至于乐正毅嘛,虽然他面无表情,钢手高举,若水却感觉不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身无杀气,说明他心中也无杀机,他并不想要这些人的脑袋,但形势所逼,他不得不做。

    若水的眼珠一转,已经想明白了乐正毅有所顾忌的原因。

    真是笨蛋!

    她心中嘀咕,明明不想杀人,却为了区区名声非要逼着自己杀人,这不是故意为难自己吗?

    他就不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来?

    笨,真是笨!

    她扬起嘴角,淡淡的一笑,转头看向乐正毅。

    乐正毅眼睛微眯,也正在看着她。

    “太子妃,你想为山匪求情?”他低沉着声音,一股无形的压力缓缓释放开来,让在场的将士们都心中一寒,不由自主为太子妃担心。

    大将军的声音就像是沉郁闷重的雷声,每每当大将军用这种声音说话的时候,都代表着即将滚滚而来的雷霆咆哮。

    若水微微一笑,从容说道:“不!这伙山匪杀官抢粮,确是死罪!我不为他们求情!而是觉得大将军就这么一刀砍死他们,太过便宜了他们。”

    什么?!

    在场的人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瞪着若水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这是他们人人尊敬的太子妃嘴里说出来的话吗?

    程老大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这样才对,太子妃就算再宽宏大量,也不会这样以德报怨,她恨自己,原是应该的,不管她想要自己怎么死,他都没有半点怨言。

    郑铮是个火爆性子,听了若水的话,脸胀得通红,连脖子都粗了。

    他用一种不认识的眼光看着若水,气鼓鼓地道:“太子妃,你、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我郑铮万万没想到,你、你竟然是这样……”他用力握了握拳,把剩下的半截话努力咽了回去,却呼呼地喘着粗气,气愤难平。

    杨昊虽然没有说话,但那目光中的冷淡和疏远却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

    就连乐正毅也是大出意料之外,沉声问道:“你说什么?”

    若水直视着乐正毅,清清楚楚地说道:“我说,大将军,不能就这么便宜的让他们死了。”

    乐正毅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那该让他们如何死法?”

    “自然是——”若水的眼珠转了转,拖长了声音看了眼程老大。

    程老大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马上又挺起了腰板,大声道:“太子妃,您要把俺老程身上的肉一片片剐下来吃了,俺都认!谁让俺老程对不起您。”

    山匪们纷纷对老大投以鄙夷的眼神,心想,老大您多久没洗澡啦,您身上那泥厚的,只怕太子妃剐下来的不是肉,是您身上那层厚厚的泥皮吧!

    若水也觉得一阵麻酥酥的,她掉开目光,看向乐正毅。

    “大将军,他们都是犯了死罪的人,既然早晚都是死,与其让他们死在您的刀下,污了您的宝刀,倒不如您把他们这些人带到战场上,我相信,程老大他们更愿意为国捐躯,战死沙场,这比死在大将军的刀下更加光彩!大将军,您认为我说的对吗?程老大,你们的意思如何?”她转头瞅着程老大。

    听了若水的这番话,所有人都露出惊叹的表情。

    原来太子妃竟是这个意思,这当真是两全其美的好法子。

    杨昊和郑铮很是惭愧,不好意思地垂下头,不敢看向若水。

    程老大和他身后的山匪们都激动得两眼发光,他不敢置信地看着乐正毅,颤声道:“大将军,只要您一句话,程老大和众兄弟们愿意为大将军、不,为咱们东黎拼死沙场,就是掉了脑袋,俺们也不怕!”

    山匪们群情激涌,大声叫道:

    “求大将军收了俺们吧!俺们谁都不怕死!”

    “我们愿意为大将军拼死效力!”

    “只要让俺们上了战场,俺杀一个够本,杀一双赚了!”9261314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