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盈袖 作品

第102章 丑颜倾城

    若水在众人直视的睽睽目光中,缓缓从席位上走了出来,步步如莲,一直走到大殿中央,对着圣德帝盈盈下拜,声音清脆如珠落玉盘,道:“启禀陛下,皇后娘娘体恤臣女貌丑,特意为臣女指婚,臣女感激不尽,只是臣女有一事不明,想请问皇后娘娘。”

    姚皇后被若水方才那略带嘲弄的目光看得心头一跳,隐隐觉得不妙,却不知是哪里出了错误,她压下心中不安,淡淡道:“柳姑娘有话,直说无妨。”

    若水唇边浮起浅浅笑意,看在姚皇后的眼中却像是生生的讥诮,只听得若水款款说道:“皇后娘娘方才说道,臣女貌丑,嫁人为正妻会惹人耻笑,臣女只是想问娘娘一句,如果臣女今日的容颜一如往昔那般,是否就会有资格成为别人家的正室之妻呢?”

    “这个自然。”姚皇后想也不想地答道,她微笑着看向若水,“只是可惜柳姑娘的一副花容月貌,生了一场大病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如若不然,你今天岂不是已经成了三殿下堂堂正正的恭王正妃了吗?”

    她话中的嘲弄之意,自是人人听了出来。

    “原来如此。”若水淡然一笑,随后敛了笑意,再次对圣德帝盈盈拜倒,抬起头来,一脸郑重地道:“陛下,臣女有罪,请求陛下宽恕臣女的欺君之罪。”

    若水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大哗,不知道若水这话意在何指。

    圣德帝也是眉头微皱,问道:“柳姑娘,你此话是何意啊?你一个小姑娘,能犯什么欺君之罪?”

    “请陛下先宽恕臣女,臣女才敢明言。”若水眸光闪动,直视着圣德帝。

    “朕恕你无罪。”圣德帝想都不想地道。

    姚皇后的阻止之言已经话到口边,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她眼眸中闪过一丝疑惑,对圣德帝道,“陛下,您可以听听柳姑娘究竟犯了是何过错,再恕她无罪为好。”

    “小姑娘家家的,能犯什么过错?又哪里算得上欺君了?皇后不必太过认真。柳姑娘,你但说无妨。”圣德帝一摆手,全然不理姚皇后的阻拦。

    姚皇后心中暗恨,却不便多说,只拿一双冷冰冰的目光看往若水,倒要瞧她想玩出什么花样来。

    她心下笃定得很,谅这小小女,再怎么玩花样,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这么一想,她唇边又漫出轻松惬意的微笑来。

    只见若水轻轻站起身,抬起纤纤素手抚了下鬓边的散,道:“陛下恩宠,臣女受之有愧,只是臣女在这儿风吹日晒,灰尘满面,臣女想去洗下脸,再来回禀陛下,请陛下恩准。”

    众人都不可思议地瞅着她,这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想着要去净面?难道她洗下脸,就会变了另一个人不成?

    圣德帝也忍不住微笑,这小姑娘的花样还真是多,他宽容地颔道:“去吧,朕准了。”

    方才姚皇后一直咄咄逼人,自己不便多言,倒是让这柳姑娘受了不少委屈,她能答允嫁给老三为侧妃,虽然是有些委屈了她,但好歹成了自家人,也算是肥水流进了自家的田里,别说她言语有礼,就算是真有什么冒犯皇尊的地方,他也会一概赦了。

    若水对着圣德帝又拜了一拜,这才站起身,轻移莲步,走到池边石阶,俯身下去,抽出手帕,沾了湖水,仔仔细细地洗起脸来。

    她背对着殿中诸人,人们的目光情不自禁地向她看去,只见她淡绿色的背影,袅娜纤细,云鬓如雾,亭亭立在池边,宛如湖边一朵出污泥而不染的芙渠白莲,单看这背影,实在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娉婷好女。只是……可惜生了那样一副丑陋的容貌!

    若水洗完了脸,拧干手帕,擦去脸上的水珠,转过身来,缓缓拾级而上。

    她微微低俯着头,众人只看她乌云般的鬓顶,一步步进入众人的视线,有些人已经转过头去,不想瞧她那张丑陋的脸,唯愿心中一直保留她美好的背影。

    忽然听得身畔有人轻“咦”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激赏赞叹之意。然后紧接着,大殿之中,你一声“啊”,我一声“呀”,欢喜赞叹之声不绝于耳,那些转过头去的人不由得把脑袋又转了回来,心中满是好奇,倒要瞧瞧生了什么事,竟然引得这许多人齐声惊赞。

    这一回头,众人的眼睛瞬间睁得大大的,嘴巴张成了一个圆形,半天合不拢来。

    人人只觉得眼前一亮。

    就像是一轮皎洁明月冉冉升起,清辉洒落殿中,柔和而又明媚。

    只见一身穿淡绿衣衫的少女,缓缓向众人走来,那少女抬着头,一张玉颜洁白无瑕,莹然有光,清丽脱俗,难描难画,灼灼然如雾中玫瑰,渺渺然似烟笼芍药。微风柔柔吹过,衣袂翩然而举,飘飘然恍如凌波仙。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i

    有数人看得眼花的,竟然以为她是从湖中走出来的水仙花仙。

    殿中的人都瞧得呆了,一时之间,无人作声。

    楚王目中含笑,淡淡的目光从殿中众人脸上掠过,看着众人全是一副呆掉的表情,心中大是得意,他的目光最后欣赏地落在若水的脸上。

    这才是他心爱的鬼丫头,她就是有这般本事,把别人捉弄个够!

    只要看到姚皇后那张再也挂不住的僵掉的脸,他的心里就在大笑出声。不过,当他的目光淡淡扫过君天翔,看着他的目光中射出火一般炙热的光,突然心中恼怒,他君天翔有什么资格,敢用这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家的姑娘!

    “柳若水,她是柳若水!”人群中,忽然有一人喃喃地说道。

    “啊?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