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潜水的乌贼 作品

第一百零五章 通灵

    克莱恩拧开金属小瓶的盖子,将它凑至鼻端,闻到了略显刺激但让人精神一振的味道。

    这是由深眠花、龙血草、深红檀香和薄荷等草药调配成的“圣夜粉”,因为制作简单,克莱恩在地下交易市场补充完材料后,当时就找机会弄了一瓶,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他往掌心倒出部分“圣夜粉”,随之沉淀精神,让眼眸转深。

    然后,克莱恩收好金属小瓶,捻起粉末,将灵性灌注入内,并洒向地面。

    他边洒边走,绕了西里斯的尸体一圈。

    无形的墙壁霍然竖立,将这里与外界隔离。

    克莱恩抖掉剩余的一点“圣夜粉”,又拿出别的金属小瓶,将里面的“安曼达”纯露等液体依次滴向四周。

    他布置仪式的顺序与老尼尔在瑞尔.比伯家那次有所不同,因为想要祈求的事情不同,希望达到的目的也不同。

    比如,老尼尔是先洒液体,后用“圣夜粉”,这能营造出仅次于正式祭坛的宁静与圣洁,而克莱恩则是先用“圣夜粉”,后洒液体,因为他的目的只是避免西里斯残留的灵性被周围的事物打扰,并拥有一个勉强满足仪式需求的环境。

    ——如果他换用老尼尔的方式,那西里斯残留的灵性将被驱除出去,根本无法沟通。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收好材料,保持住冥想的状态,低声诵念起赫密斯语书写的咒文:

    “我祈求黑夜的力量;”

    “我祈求隐秘的力量;”

    “我祈求女神的眷顾。”

    “我祈求您让我与祭台内的邪教徒灵性沟通。”

    ……

    随着咒文在密封环境里的回荡,克莱恩猛然感受到了磅礴的、恐怖的、隐秘的力量降临。

    他的眸子完全变黑,似乎失去了瞳孔,失去了眼白。

    抓住这个机会,克莱恩在心里默念起“占卜语句”:

    “小丑魔药的配方。”

    “小丑魔药的配方。”

    ……

    默念之中,他借助冥想,让自己短暂进入了梦境,站着进入了梦境。

    没有天空和大地的灰蒙蒙世界里,克莱恩这次异常清醒地注视着一道透明的、虚幻的身影。

    他伸出右手,触碰向西里斯残留的灵。

    轰的一声,他眼前的场景霍然改变。

    那是一张涂了暗红油漆的书桌,那里立着承载三根蜡烛的银制烛台,那里摆放着一页空白的信纸。

    西里斯正持握钢笔,书写出通用的鲁恩语:

    “这是第二份配方,笔记记载的名称是‘小丑’。”

    “纯水80毫升,曼陀罗汁液5滴,黑边太阳花粉末7克,金斗篷草粉末10克,毒堇汁3滴,以上是辅助材料。”

    “主要的、非凡的材料是:成年的霍纳奇斯灰山羊独角结晶一枚,完整的人脸玫瑰一朵。”

    西里斯似乎不需要回想,刷刷刷就写完了小丑魔药的配方。

    这时,他稍有停顿,喝了口咖啡,然后解下了缠在手腕部位的银制吊坠。

    他握住吊坠,半闭上眼睛,喃喃自语着“毁灭日”“心的宁静”“愿主庇佑”“向您忏悔”等单词和句子。

    等到西里斯祈祷完毕,克莱恩终于看清楚了那枚吊坠的样子。

    一环一环扣住的银制手链下方,垂着一个拇指大小的人形雕像。

    这雕像有着巨人独特的竖直单眼,头部朝下,双脚被链条捆住,连接着上方。

    就在这时,那巨人的竖直单眼突然闪过了血红色的微光。

    喀嚓!

    克莱恩看到的场景瞬间支离破碎,他双腿一软,险些跪倒于地面。

    脑袋传来被人狠狠抽了一棒的疼痛,克莱恩眼前尽是血红,双手不由自主撑在了膝盖位置。

    过了几秒钟,他才缓了过来,重新站直,只觉本身灵性异常虚弱,似乎又听到了刺穿精神的耳语。

    不过,得益于他“消化”魔药的进展,异常的反应很快就全部归于平静。

    “倒吊的巨人,真实造物主……西里斯和海纳斯是极光会的成员?可是,队长在海纳斯.凡森特梦里看到的是巨大十字架,是倒吊着被钉于十字架上的恐怖存在,并非极光会的‘倒吊巨人’……”克莱恩做了两下深呼吸,等待着灵性的缓慢恢复。

    极光会是最近两三百年才出现的隐秘组织,他们崇拜“真实造物主”,以倒吊的巨人作为那位存在的象征,他们相信每个人都拥有神性,只要精神足够坚韧,能承受住住一次又一次的考验,那就可以积攒到丰厚的神性,成为天使。

    根据值夜人内部资料记载,极光会掌握的序列9叫做“秘祈人”,这些非凡者能够察觉到某些神秘恐怖的存在,掌握了一定的祭祀知识和少量仪式魔法,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资深的“秘祈人”或多或少都会出现认知观点的扭曲,且容易失控。

    极光会掌握的序列7不详,序列8是“倾听者”,这属于相当可怕的非凡“职业”:

    每一位“倾听者”都能直接听到对应的隐秘存在的耳语,所以,他们往往可以获得不少强大的、扭曲的、独特的能力,但相应的,“倾听者”如果无法获得晋升,那他们很难存活超过五年,另外,值夜者内部资料给予的评价是,所有的“倾听者”都是疯子,哪怕平时表现得很正常,也必然是隐藏的疯子。

    克莱恩在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