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潜水的乌贼 作品

第六十一章 古怪的符号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奥黛丽.霍尔默念着这三段描述,心里陡然翻腾起了狂风巨浪,再也无法维持“观众”的状态。

    作为神秘学的爱好者,她在被拉入这片灰雾前,虽然没正式接触到非凡的力量,但与同好贵族私下聚会时,还是会交流各自掌握的、不知真假的情况,会学习祭祀用的赫密斯文,会尝试一些别人口中的仪式。

    那些仪式无一例外都没有产生效果,可也让奥黛丽对格式化的咒文有了一定了解。

    所以,她很清楚愚者所言的三段式描述在其他仪式里代表着什么:

    那代表着,那指向着,七位俯视整个世界的神灵!

    它与“绯红之主,隐秘之母,厄难与恐惧的女皇”近乎等价!

    愚者先生是格莱林特他们提到过的、未知的、隐秘的、强大如同神灵的存在?是仪式里必须小心规避的危险源泉?奥黛丽很快回想起了朋友们想尝试又不敢尝试某些古怪仪式时的感叹,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比她知道更多,了解更多的阿尔杰.威尔逊则发自内心的颤栗起来:

    “如果愚者设计的仪式魔法真能指向他,让他接收到我们的请求,那,那就必须用祂来尊称了,用这个形容神灵和类似存在的第三人称敬词……”

    “真是幸运啊,真是足够明智啊,我一直表现得很配合,没做一些愚蠢的事情,即使试探,也在正常范围内……”

    “他也许是哪位古老的、隐秘的、恐怖的存在,只不过没用原本的面貌和真正的名称出现于我们眼前……原初的魔女,隐匿的贤者,还是好几个神秘教派共同信仰的真实造物主?”

    阿尔杰明白自己现在看到的愚者不一定就是他真实的形象,对方甚至不一定有性别,不一定是人形生物。

    克莱恩一手扶额,一手轻敲青铜长桌边缘,敏锐察觉到了“倒吊人”和“正义”的变化。

    但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给出一切都在预料中的状态,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我祈求您的帮助。”

    “我祈求您的眷顾。”

    “我祈求您让我拥有一个好梦。”

    “深眠花啊,属于红月的草药,请将力量传递给我的咒文。”

    “金手柑啊,属于太阳的草药,请将力量传递给我的咒文。”

    ……

    他一句句描述完属于另一种格式的咒文,末了笑道:

    “女士,先生,记住了吗?”

    “啊……”奥黛丽轻呼一下,连忙捂嘴,开始认真回想。

    靠着“观众”的强大记忆力,她很快便记录完毕,并出口重复,以求确认。

    阿尔杰则表现得比她正常很多,不管心里怎么想,手中的钢笔始终未曾停顿。

    克莱恩肯定了奥黛丽的记录后,微微一笑道:

    “这个尝试如果成功,那下次就可以稍微修改咒文,达到我们想要的目的。”

    “最迟不超过周三,我希望你们能找空闲完成这个仪式。”

    他打算周四晚上再次进入这里,确认仪式魔法是否有效果。

    ——之所以不让“倒吊人”和“正义”直接祈求“缺席”,是因为克莱恩担心这无法分辨他们是真的想“请假”,还是尝试仪式魔法的结果,到时候是拉还是不拉呢?

    “遵循您的意志。”奥黛丽和阿尔杰收敛情绪,恭声回答。

    “按照倒吊人上次的提议,正事之后是闲聊阶段,谁先开始?”克莱恩给出请的手势。

    奥黛丽沉吟了一下道:

    “愚者先生,您上次给出的考试筛选、事务政务分离建议,得到了不少议员的认同,也许,它真有可能变成实际,当然,以王国政府的效率,方案最快也要半年后才有可能出现。”

    她并不担心“倒吊人”会依据这件事情查到自己的身份,因为她只是偶然间,随口地引导了两句,并让那些骄傲的夫人们以为是她们卓越的头脑发挥了作用,让她们迫不及待地去向她们的丈夫、她们的父亲、她们的兄弟炫耀。

    那一刻,奥黛丽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只只开屏的金孔雀。

    她相信那些夫人们会不断地自我暗示,将这件事情的荣誉归于本身,并彻底遗忘自己的作用,互相争执是谁最先提出来的。

    而用这种巧妙的方式改变王国的局势,让奥黛丽有种奇怪的成就感,似乎找到了“观众”也能影响戏剧情节的方式。

    “但愿如此。”“倒吊人”阿尔杰语气嘲讽地回了一句。

    他停顿几秒,望了青铜长桌上首的愚者一眼,斟酌着语言道:

    “最近几十年,各个隐秘组织的活动次数呈增长趋势,甚至出现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