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潜水的乌贼 作品

第十四章 支流

    因为不清楚阿蒙现在究竟处于什么状态,所以,克莱恩没敢耽搁,精神问题初步解决后,立刻就来到卡尔德隆,准备取“永暗之河”的河水。

    而因为这涉及源质,他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占卜和预言,模糊看见一些画面,无法准确地做出判断。

    环顾了一圈,克莱恩抬手召唤出自己几分钟前的历史孔隙影像,让本体回归了“源堡”。

    他的意识随即转移到了投影身上,让它拥有了实质的存在感。

    接着,克莱恩又往虚空中抓了一下,抽出了“星之杖”历史投影。

    坦白地讲,在能通过“源堡”使用“学徒”途径序列以下的大部分非凡能力后,克莱恩其实已不是那么需要“星之杖”这件“”级封印物了——后者具备的神奇,他基本都能再现,而且几乎没有负面效果。

    但是,他始终认为,一位天使还是得拥有一件近战武器,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入主动型超凡能力失效的困境中。

    在神秘世界里,这绝对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无论“仲裁人”途径的规则限制,还是某位外神带来的一定程度内的超凡失效,都有可能达成类似的效果。

    这种情况下,抄起一根坚硬的,自带一些被动效果的手杖,直接打爆敌人的头颅,不失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

    作为一名“占卜家”途径的天使之王,做好各方面的准备是一种本能!

    掂量了下“星之杖”,按了按头顶礼帽,克莱恩从“源堡”内拿出那个鸟型黄金饰品,将它别到了自己左胸位置的口袋上。

    然后,他一步迈出,进入了曾经是远古死神——不死鸟始祖格蕾嘉莉神国的卡尔德隆城。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看不到底部的深坑,各种奇形怪状的建筑绕着这深坑,一圈又一圈往下延伸,组成了一座超乎寻常人认知的恢弘城市。

    那些建筑有的是耸立于苍白石柱顶端的单体房屋,有的是长长方方的巨型棺材,没有窗户,房门开在了屋顶,有的直接就是一个墓坑,入口处立着石碑,有的由各种各样的白骨搭建而成,显得颇为凌乱……

    越靠近深坑底部,建筑保存的越完整,越靠近上方,垮塌的越多,充满时光冲刷的衰亡和破败。

    克莱恩只是看了一眼,就让身周浮现出了淡淡的灰白雾气,直接凭借“源堡”的位格,抵御住了卡尔德隆将所有生灵转化为亡者的规则。

    变为亡者对他来说,倒不是什么太负面的影响,只是他本人不喜欢那种冰冷淡漠的感觉。

    “之前上涨的‘灰白洪水’都退去了……”戴礼帽穿风衣提手杖的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一步就迈入了肉眼可以看见的卡尔德隆深处。

    他这次利用的是“偷盗者”途径的非凡能力,直接窃取走了感知范围内的距离,以此避免和这座神秘城市内活跃的各种危险怪物纠缠。

    这并非他害怕,该害怕的是那些怪物才对,若非他不想浪费时间,其实不介意趁机搜集一批秘偶,填补“乌托邦”被毁灭造成的损失。

    除了这个原因,克莱恩还谨慎地顾忌着另外一点

    卡尔德隆是亡灵城市,地底最深处很有可能流淌着“永暗之河”,而秘偶在本质上来说已经是亡者,一旦接近地底,就有可能出现异变。

    一“步”一“步”的深入中,克莱恩发现自己有点想多了

    隐藏在这座奇异城市中的各种怪物,没有一个敢于出现,“源堡”的气息让它们求存的本能战胜了疯狂的倾向和捕食的习惯。

    越往地底深处走,克莱恩的周围越是安静,那些稀奇古怪的建筑明明保持着完好,却仿佛已死去很多年,就连气息都变得阴冷,晦暗,腐朽。

    现在就和看黑白默片的感觉一样,要不是我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我都怀疑我是不是聋了……克莱恩轻咳了一声,用内心的咕哝对抗着死亡的寂静。

    他直觉地相信,一旦自己适应了这种环境,身心都变得沉寂,那就会真正意义上地,不可逆转地一点点死去。

    越是靠近地底,这种感觉越是强烈。

    不断窃取距离中,克莱恩前行了许久,终于看见了深坑的底部。

    不,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底部,只是有座巨大的,深黑的宫殿堵住了往下的道路。

    这宫殿由一根根巨柱撑起,镶嵌满了各种各样的骨头和不同部位的尸体,某些地方甚至还蒙着血淋淋的,属于不同种族的皮。

    克莱恩凝望了几秒,没有犹豫,提着“星之杖”,通过敞开的大门,进入了宫殿内部。

    大厅的两侧摆着一具又一具不同形制颜色各异的棺椁,它们静静地安放于那里,仿佛连存在本身都已经被死亡风化。

    随着克莱恩入内,这些棺椁内部,突然发出了些许声音,如同生锈关节在依次打开。

    克莱恩身周的灰白雾气又浓郁了一些,所有的棺椁骤然安静了下来。

    没去理睬这些事物,克莱恩一步来到了大厅的深处,这里有一座向下的灰白石制阶梯,入口处竖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

    石碑顶端立着一个体态修长,仿佛由青铜打造而成的巨鸟雕像,它的羽翼上有各种各样的苍白符号。

    鸟型青铜雕像下,石碑的表面,一个个源于“亡者之语”的文字仿佛一只只不同形状的,非常简化的鸟或一条条盘成不同模样的蛇,组成了两句含义模糊的话语

    “哪怕神灵,也无法摆脱;

    “哪怕死亡,也会被拘禁。”

    这是在警告所有来到卡尔德隆的生灵,不要沿这座阶梯往下?它直接通往“永暗之河”?克莱恩思绪一转,认真解读起石碑上的话语。

    在他看来,这似乎是在说明,哪怕序列的真神,一旦靠近了“永暗之河”,也将沉沦在那里,无法脱离,而哪怕死亡本身,也会被这份源质这条抽象的河流拘禁,虽然从此不会消逝,但也无法解脱。

    这么看来,和“混沌海”一样,没有源质保护的情况下,即使只是接近“永暗之河”,也会产生可怕的异变……克莱恩收回目光,整理了下别在胸前口袋上的鸟型黄金饰品,绕过顶着青铜雕像的石碑,沿灰白的阶梯,一步一步下行。

    他没再窃取距离,以免直接撞入危险中。

    幽暗无光,死寂冰冷的环境下,克莱恩胸前的鸟型黄金饰品散放出了苍白的辉芒,照亮了很小一片区域,就如同在死亡浪潮中苦苦支撑的生命小船。

    不知下行了多久后,他身周的“源堡”气息条件反射般膨胀,变得极为浓郁,仿佛一个灰白色的蚕茧。

    与此同时,克莱恩微侧脑袋,听见了轻微的,虚幻的哗啦声。

    这似乎在表明,地底深处,距离当前位置不远的地方,有一条暗河在缓缓流淌。

    下一秒,克莱恩低头,看向了脚下。

    那里不知什么时候涌来了一片深暗的,没有实感的水流。

    它的表面,连光都无法存在。

    “这和上次看见的不太一样……”克莱恩微皱起了眉头。

    他之前到卡尔德隆狩猎“灵界掠夺者”的时候,引发了一定的变化,让深坑底部涌上来了大量的灰白色虚幻潮水。

    两次所见,颜色截然不同。

    就在克莱恩念头电转时,石制阶梯的底部,深暗潮水涌来的地方,淡薄的灰白雾气弥漫往上,与虚幻的水液结合,膨胀成了更偏雾气的灰白“轻”水。

    水流涌到克莱恩的脚边后,又静静往后缩去,仿佛在做周期性的涨落。

    这淡薄的灰白雾气有点熟悉啊……克莱恩的表情一下变得凝重。

    停顿了几秒后,他继续下行。

    这一次,上涨的虚幻潮水淹没了他,让他的身体变得轻飘,让他的情绪飞快冰冷,让他的念头逐渐衰亡。

    若非周围有“源堡”气息保护,克莱恩怀疑自己会被动地,无法抵御地融入这片潮水。

    接下来,那灰白色的“蚕茧”在水流中起起伏伏,随着潮落,缓慢抵达了阶梯的尽头。

    尽头之外是一片虚无,虚无之中流淌着一条笔直的,宽阔的,虚幻的,没有颜色的幽暗河流。

    这条河流是那样的模糊,难以看清,因为它的周围笼罩着一片灰白色的,如同屏障的淡薄雾气。

    “果然……”克莱恩见状,忍不住低语了一句。

    对于这种雾气,他一点也不陌生,他曾经在班西废墟那扇门后见过,在神弃之地最东面见过,在“源堡”之下见过!

    而和其他地方不同,那条“永暗之河”有部分水流穿透了灰白雾气,并与后者产生了一定的融合,时而深暗,时而苍白。

    这部分河水不断卷起,又不断下落,仿佛一条奔腾于虚黑的支流。

    支流两侧,竖立着一根又一根巨大而苍白的石柱,它们仿佛在支撑着什么,不让对方垮塌下来。

    此时,这些石柱间,支流的边缘,数不清的略显模糊的半透明身影来回走动着,徘徊着,缓慢但不停息。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一道时而走入支流深处,时而转身回来,却怎么都无法脱离河水的茫然身影。

    它是那样的巨大,和周围的石柱差不多,它披着深沉的黑袍,侧面已经苍老。

    忽然,它转过脑袋,望向了克莱恩。

    它的脸庞有着明显的南大陆特征,但已腐烂出了一块又一块痕迹,长出了一根又一根沾染着淡黄油污的白色羽毛。

    克莱恩认识祂,祂是阿兹克先生的父亲,第四纪那位“死神”

    “冥皇”萨林格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