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潜水的乌贼 作品

第八十七章 牺牲者

    “门”先生由光球坍缩成的人影停滞在了那里,似乎陷入了激烈的内心搏斗。

    祂体内层层叠叠的门只差那么一点,就能完全重合。

    虚幻的哗啦声里,勉强还能挤过“血肉之门”缝隙的绯红潮水愈发汹涌,那血色的袍子重重落下,要再次裹住伯特利.亚伯拉罕。

    可随着它的下落,周围长出了羽翼的黄铜色眼睛、身穿火焰盔甲的年轻男子、凸显出瘆人五官的濛濛光罩、睁开眼睛闭上了嘴巴的大地和幽影般的女性同时消失了,无声无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刹那之间,这片森林上空出现了一轮炽烈耀眼的太阳,白昼取代了黑夜,让所有的阴影都急速退散。

    这逼得那血色的长袍又一次扬起,洒出更多的绯红月光,让接连而来的众多干扰回归了母亲的怀抱。

    抓住这个机会,“门”先生那道光影闭上了略显虚幻的眼睛,低下了脑袋。

    “好……”祂艰难而痛苦地发出了返回现实后的第一道声音。

    祂的身影彻底凝固,接着举起右手,凑至脸庞。

    下一秒,“门”先生的脑袋抬了起来,右眼戴上了一片水晶磨成的单片眼镜。

    这单片眼镜上,一抹光芒瞬间爆发,照亮了整个世界。

    这一刻,所有封印失效的错误都被修正,所有看似正常的行为都出现了错误,所有的时钟都直接跳过了好几秒。

    “偷盗者”序列0“错误”的仪式是:

    在别人的成神仪式上,顶替祂的位置!

    而“门”先生的回归似乎直接就触发了祂的成神仪式。

    光芒旋即收敛,“门”先生已变成了戴尖顶软帽,穿古典黑袍的阿蒙。

    这位“渎神者”的手中,还握着一把纯粹星光铸就的,式样略显古朴的钥匙。

    祂的上方,血色长袍落了下来,要将祂怀抱于内,祂的身后,绯红的潮水愤怒地挤过“血肉之门”的残骸,要彻底挤入这个世界。

    这短短的一个瞬间,血色月光大盛,将太阳、黑夜、大地、濛濛清光和奇异白塔全部挡在了外面。

    面对来自外神的侵蚀,阿蒙嘴角微微勾起,右手一伸,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块表面斑驳,异常古老的石板。

    第一块“亵渎石板”!

    然后,祂将这“混沌海”孕育出来的石板堵到了“血肉之门”残留的缺口上,并以此为替身,承接了下落的血色长袍。

    第一块“亵渎石板”随即变得虚幻,仿佛连通了一片包容着所有颜色所有可能的无垠大海。

    这大海汹涌着,吞没了血色长袍,挡住了来自星空的绯红潮水。

    本就坍塌的“血肉之门”急速微缩,很快就消失不见,一道愤怒恐怖的吼声传了过来,回荡不休。

    下一秒,高空红月再现,飞快褪去颜色,变得皎洁,而皎洁之上似乎有一道巨大的,扭曲的绯色人影。

    戴尖顶软帽,穿古典黑袍的阿蒙正了正戴于右眼的单片眼镜,对注视自己的绯红人影和皎洁明月挥了下手,然后噙着笑容,微微欠身,向四周行了一礼。

    …………

    竖立着巨大十字架,被无数颅骨用空洞“眼睛”注视的尸骨教堂内部。

    身穿简朴白袍的亚当看了眼彩绘玻璃外毫无停息迹象的闪电,慢慢起身,走到克莱恩留下的那滩血肉前,弯腰拾取了那面式样古老神秘的镜子。

    接着,祂转过身体,向第二块“亵渎石板”走了过去。

    …………

    查拉图从历史迷雾里召唤出来的第一道人影依旧是穿绣金线暗红外套,留栗色微卷长发的罗塞尔.古斯塔夫。

    对于这位“诡秘侍者”来说,自己漫长生命里认识的,可以召唤的天使并不少,可比序列1“知识皇帝”更强的,只得那么寥寥几位,比如,成为半个“愚者”前的安提哥努斯家族先祖,比如,“命运天使”乌洛琉斯,比如,可以间接取得“红天使”力量的“战争之红”军团高层。

    但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查拉图认为首先召唤罗塞尔.古斯塔夫的历史孔隙影像更加保险:

    安提哥努斯家族先祖成为半个“愚者”前,同样是序列1的“诡秘侍者”,会被更进一步掌握“源堡”,位格超越大部分天使之王,接近真神的敌人压制;

    查拉图选择与玫瑰学派、亚当合作后,召唤“命运天使”乌洛琉斯的成功率毫无疑问会直接下降,不适合紧急关头尝试;

    能从过去的“红天使”那里借取力量的“战争之红”高层,因为不是直接拥有能力,实际发挥出来的效果不会比“知识皇帝”罗塞尔.古斯塔夫强多少。

    相比较而言,查拉图肯定首选自身最熟悉,也最容易召唤成功的那个历史投影。

    祂的计划是,抓住格尔曼.斯帕罗直接“漫游”过来,未提前准备历史孔隙影的机会,用“知识皇帝”罗塞尔.古斯塔夫、“战争之红”军团的高层、“神孽”斯厄阿缠住对方,给自身创造奇迹留出足够的时间。

    罗塞尔的身影刚一浮现,立刻就于眼眸内凝聚出了一个又一个复杂而虚幻的符号,要将大量的,庞杂的,无用的知识灌入目标脑海,撑爆祂的脑袋。

    与此同时,查拉图一边利用提前布置的种种连接转移着方位——这片沼泽是祂的主场,一边让一根根滑腻透明的触手穿透戴兜帽的黑色长袍,延伸向历史迷雾内,召唤“战争之红”军团的那名高层。

    就在这个时候,罗塞尔.古斯塔夫的历史投影突然转头,借助彼此间的微妙联系,望向了查拉图的本体。

    查拉图的脑海一下就被大量的冗余信息和无用知识塞满,脑袋几乎直接爆炸,思绪短暂无法转动。

    祂僵硬在了那里,祂的眸光甚至未来得及发生变化!

    祂召唤的“知识皇帝”罗塞尔.古斯塔夫历史投影竟然背叛了祂!

    对于这样的结果,克莱恩既意外又不意外。

    不意外在于,这本身就是他主导的事情,他在“源堡”内的“灵之虫”已将罗塞尔当前的状态和克莱恩自己经历过的隐秘状态“嫁接”到了一起!

    意外在于,亚当竟然没提醒过查拉图小心罗塞尔.古斯塔夫。

    克莱恩之前察觉到事情有些巧合后,做的准备就是利用“愚者”符号与罗塞尔.古斯塔夫封印间的联系,通过对应的祈祷光点,将一条承载了某些话语和某种意志的“灵之虫”化成光芒,丢给了那位沉睡中的老乡,将祂唤醒,并借助“奇迹”,给了祂一点短暂压过堕落母神侵蚀的力量。

    那个时候,克莱恩预防的最差情况是:自身出了某种意外,无法联系上“源堡”,而“源堡”内的“灵之虫”和分散于不同地方的其他“灵之虫”都因此失控疯狂,无法自救。

    一旦他给罗塞尔的“灵之虫”异变,罗塞尔就会知道出了问题,将用“黑皇帝”扭曲秩序方面的能力,让那条“灵之虫”在一定时间内保持住清醒。

    至于“灵之虫”和罗塞尔会商量出什么自救的方法,克莱恩自己也不清楚。

    这就是他能瞒过亚当的真正原因!

    有了诚实大厅的经验,克莱恩知道面对“空想家”时,自己不会有任何秘密,凡是他脑海内想过的自救办法,不管是过去积攒的,还是现在刚产生的,都会被亚当清清楚楚地看见和听到。

    在他这个层次,唯一的规避办法就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自救。

    当然,“空想家”亚当毫无疑问地知道克莱恩有条“灵之虫”在罗塞尔.古斯塔夫的黑皇帝陵寝内,明白他的后手必定来源于此,但祂没法去窥探,因为那是被“堕落母神”污染的地方,那是被“星空”侵蚀的神灵,窥探罗塞尔.古斯塔夫的想法就如同在窥探一位外神!

    这是位格上的差距。

    正因为如此,克莱恩能非常淡定地询问各种隐秘,解读第二块“亵渎石板”,这一方面是知识确实诱人,另一方面则是他在拖延时间,等待那边完成自救,同时,他也是不让自己的脑袋完全空闲下来,不由自主地思考自己会怎么自救。

    克莱恩因此初步怀疑,亚当给他分享那么多隐秘,除了某些他目前还猜不到的原因,就是在诱导他去思考怎么自救,从而找到线索,提前阻止。

    所以,尸骨教堂内那一次次问答,本身也是心智层面的交锋,克莱恩必须时刻控制住自己,不让思绪跑偏。

    而这样的前提下,亚当是明确知道罗塞尔.古斯塔夫是有可能出问题,但祂竟然没有提醒查拉图!

    不管那是因为什么,克莱恩都没有放过眼前机会的想法,他当即抬起手中的“星之杖”,熟练地模拟出了阿蒙“时之虫”的能力。

    当!

    一个古老斑驳的石制大钟虚影凸显,表盘被灰白和青黑分隔成了不对称的十二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代表不同时间的不同符号。

    当!

    石制大钟核心的三根指针之一跳动了一下,查拉图的本体完全凝固在了原地。

    克莱恩当即化成了一团伸出无数滑腻触手的蠕虫漩涡,漩涡的中央,是一扇奇异的光门虚影。

    光门不动,漩涡急转,恐怖的吸力肆虐,强行将查拉图体内的非凡特性一点点抽了出来。

    这是当初帕列斯.索罗亚斯德用来对付阿蒙分身的办法,依靠位格,强制聚合!

    一点点非凡特性飞出,越来越快,等到查拉图摆脱时间的凝固和头脑的爆炸,祂已是无法抽离,只能隐含绝望和唏嘘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彻底带起,落入了那团幽深晦暗的蠕虫漩涡内!

    几秒后,那团漩涡重新勾勒出了身体,克莱恩的双脚踩到了地面。

    历史迷雾中,查拉图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出现,可都没法从他那里夺回非凡特性,最终只能黯然消逝,难以彻底复活。

    克莱恩利用还未完全消除的仪式效果,直接吞掉了查拉图的那份特性!

    他要以此降低体内天尊的影响!

    …………

    尸骸教堂还在雷霆海洋中沉浮时,穿简朴白袍,留淡金胡须的亚当突兀出现在了神战遗迹那片海域边缘。

    大海随即分开,出现了一条道路,直通染着远古太阳神鲜血的地方,直通巨人王庭投影所在,直通神弃之地。

    神弃之地的深处,某个山峰顶端,一个巨大的十字架竖立,倒吊着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

    (第七部完)

    ps:字数写超了不少,所以迟了点,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