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潜水的乌贼 作品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拉近关系

    信仰黑夜的邪教徒……听到斯诺曼这句话,在场三位或多或少都有点尴尬了。

    克莱恩,奥黛丽,伦纳德,有一个算一个,都和黑夜女神存在一定的关系,一个是标准的信仰黑夜的邪教徒,一个不仅是邪教徒,还是邪教组织的准高层,精英小队队长,一个更加厉害,直接就是邪神的眷者。

    “咳……这么看来,黑夜教会出现的时期比历史记载的还早,可以追溯到大灾变之前很久,只不过那时候是以隐秘组织的形式存在。”克莱恩清了清喉咙,简单分析了一下,以打破忽然有些沉默的气氛。

    奥黛丽抿着嘴唇,点了下头,继续引导斯诺曼的梦境,让他说出潜意识里存在的与天使之王有关的信息。

    可惜的是,斯诺曼只是一位序列5的苦修士,这在第五纪算是准高层,能接触到不少大人物和历史隐秘,于大灾变前却没有这样的地位,甚至连地上神国都进不了,对于天使之王和远古太阳神自然了解不多,所知仅限于各种宗教典籍上记载的那些。

    不过,克莱恩敏锐注意到对方有提及一点:

    北方背脊山脉有出现巨人遗族的踪影。

    这山脉现名安塔尔斯,位于弗萨克境内,让克莱恩很容易就将这条消息与弗萨克民众自称巨人后裔,“战神”本体是巨人等事情联系在一起。

    见没有了天使之王相关,奥黛丽转而引导斯诺曼的梦境呈现对他最重要,影响最深的事情。

    他们立足的雄伟教堂随之出现摇晃,无声做出了改变。

    也就是几秒的工夫,教堂规模缩小了,外面是整修过的广场。

    斯诺曼跪到了十字架和神像面前,身上洒满了纯净的阳光。

    他的侧面出现了一道穿简朴教士袍的模糊身影,嗓音宏大庄严地说道:

    “你自愿选择苦修之路,放弃爱情,远离享受,不掌权势,打磨身体,锤炼精神,一步步走入天国,靠近我主。”

    斯诺曼虔诚地亲吻了一下地面,跟随说道:

    “我自愿选择苦修之路,放弃爱情,远离享受,不掌权势,打磨身体,锤炼精神,侍奉我主,自今天起,永不改变。

    “自今天起,永不改变!”

    斯诺曼越说越是坚定,到了最后,已是神情肃穆地重复起承诺。

    “……这就是他印象最深,对他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情。”奥黛丽侧过头,对“世界”和“星星”说道。

    回想斯诺曼一直以来的表现,回想他哪怕身陷这书中世界,也没有放弃信仰,中止苦修的行为,克莱恩轻轻点头,感叹了一句:

    “他是位真正的苦修士。”

    奥黛丽收回目光,又引导斯诺曼说出或呈现出于他而言比较重要的部分事情后,走回了“世界”和“星星”两位男士的身旁,嗓音依旧柔和地说道:

    “应该没有什么了。”

    克莱恩望了斯诺曼一眼道:

    “去下一个地方。”

    …………

    佩索特城,某栋房屋内。

    亚麻头发,深棕眼眸,鼻梁高挺,嘴唇较薄的莫贝特套着件略有点毛绒感的睡衣,躺在半边高半边低的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道: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冷了不少,都开始下雪了……

    “虽然快到中午了,但我一点也不想起床……

    “夏塔丝,你一个精灵为什么还要赖床,还把手和脚压在我身上……

    “真是怀念单身时候的生活啊,可以在床上自由地翻滚,每一个角落都是我的,不像现在,哎……”

    那张床上,“精灵歌者”夏塔丝侧着身体,非常舒张地睡着,不仅占据了近一半的位置,而且在自己那边留了大量的空白,整体更靠近莫贝特,一手一脚都放到了对方身上,挤得莫贝特都缩到床铺边缘,快要掉下去了。

    从被压住的地方将被子拉了上来后,莫贝特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准备再睡。

    然后,他就真的睡着了。

    梦境里,他坐在酒馆吧台前,时而品着烈酒,时而灌着啤酒,说不回家就不回家,等着夏塔丝来苦苦哀求。

    “这就是第四纪那位贵族?”酒馆入口,“星星”伦纳德瞄了眼克莱恩道。

    克莱恩给出了确定无疑的答案:

    “对。”

    唔,“星星”先生的语气和动作都说明,他比之前多了些紧张……他对第四纪这位贵族似乎很在意……根据“世界”先生之前透露出的信息,“星星”先生认识的某位也许看过第二块“亵渎石板”,而这是非常古老的神物……虽然不排除在第五纪才看过的可能,但相比较而言,第四纪的强者更有机会接触……所以,第四纪的这位贵族与“星星”先生认识的那位有一定关系?“正义”奥黛丽通过细致的观察和解读初步把握到了一些事情。

    有了这个前提,她迅速做出了判断:

    “星星”先生会主动提议这次由他来引导梦境。

    “果然,第四纪崇尚不对称的美,这打扮真是让我浑身不舒服。”伦纳德调侃了一句后,望向“正义”小姐和“世界”克莱恩.莫雷蒂道,“这次我来吧。”

    “好的。”奥黛丽略带笑容,语气轻快地回应道。

    而这本身就是克莱恩乐于看见的发展,自然不会阻止:

    “没问题。”

    伦纳德随即拉了拉衬衣领口,几步走到了吧台位置,坐至莫贝特旁边,要了杯本地产的桑根啤酒。

    他咕噜喝了口后,突然说道:

    “你看起来像是索罗亚斯德家族的成员。”

    “这里每个人都知道,不,不只是人。”莫贝特抿了口酒,依旧看着前方道。

    伦纳德笑着摇了摇头: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帕列斯.索罗亚斯德的学生。”

    他打算用这个身份拉近关系,降低排斥,方便后续引导。

    果然,“星星”先生认识的那位也是第四纪的贵族,索罗亚斯德家族的成员……不知道处在什么层次……原来“星星”先生暗地里的身份是某位大人物的学生呀,不,他这句话说得不够自信……自认为的学生?奥黛丽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笑容愈发明显了一点。

    听完伦纳德的自我介绍后,莫贝特终于侧过头来,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呵”了一声道:

    “学生?

    “是被寄生的对象吧?”

    “……”伦纳德表情瞬间僵住。

    被寄生的对象……唔……奥黛丽虽然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动了下眉毛。

    至于克莱恩,忍笑忍得很辛苦。

    当然,他不认为伦纳德假托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学生这个身份有什么不对,换做他也会这么说,总不能直接讲我是被寄生者吧,而朋友等关系又显得太过疏远,不利于后续深入打听。

    这次的问题在于,谁也没想到莫贝特会直接猜出真相。

    笑了两声,莫贝特看着伦纳德略显僵硬的脸庞道:

    “你又不是我们索罗亚斯德家族的成员,怎么可能成为老头的学生?只可能是被寄生的对象!”

    说到这里,他语速放缓了一点:

    “放心,老头不是太坏,不会真正占据你的身体,‘寄生’结束后,顶多拿走你几年的生命,反正你还年轻,提高一个序列就能补回来了,呵呵,其实大部分非凡者都活不到自然年龄的终点。”

    “为什么一定得拿走几年生命?”伦纳德下意识问道。

    莫贝特端起酒杯,咕噜喝了一口,略显迷茫地回答道:

    “都已经‘寄生’了,总得偷点什么吧……”

    “……”伦纳德回过神来,略感愕然地问道,“你也叫老头?”

    “当然,我们都叫他老头,呵呵,没表示过反对。”莫贝特忽然叹了口气道,“是我的曾祖父,我已经有很久没见到了,有一千年,不,两千年了吧……”

    原来老头纵容我叫老头,是因为这能让回忆起过往的某些美好……他的嫡系后裔不知道还有没有活着的……伦纳德突生感慨。

    而“正义”奥黛丽一边为“总得偷点什么”这句话感到好笑,一边颇为诧异地把握到了“”这个单词。

    这代表那位帕列斯.索罗亚斯德老先生是一位天使!

    果然……奥黛丽对此早有一定的预料。

    这个时候,莫贝特也敏锐品出了一个关键词:

    “也?为什么你要说‘也’?难道你也叫老头?”

    伦纳德认真点了下头。

    莫贝特顿时有些迷惑了,又仔细打量了伦纳德几眼:

    “难道你有我们索罗亚斯德家族的血脉?”

    “我不知道……”伦纳德如实回答。

    莫贝特摇了摇头:

    “不像,不像,可能老头遭遇了什么重大打击,有了一定的改变。”

    这我知道……伦纳德斟酌着说道:

    “差点被‘渎神者’阿蒙杀死,到现在都还没复原。”

    《格罗塞尔游记》目前放在灰雾之上,在里面就算提及哪位神灵的真名都无所谓,反正不会被感知到,所以,克莱恩、伦纳德、奥黛丽他们可以自由地讲阿蒙亚当的事情。

    “阿蒙家族那位强大恐怖的先祖真的存在啊……”莫贝特的声音不自觉变低。

    伦纳德终于掌握到了主动权,开始提问:

    “所罗门帝国的大贵族似乎都很冷酷邪恶,为什么索罗亚斯德家族不是这样?”

    ps:推本书,《氪金成仙》,一个穿越到了修真、魔法世界里的游戏狗策划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