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慕夜T 作品

第754章

    和云儿呆愣的看着正在自己身上耸动的日本兵,心中划过无数个想法,每一个都是将身上的这个日本兵杀死的办法。但是和云儿最后还是什么也做不到,她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庞滑落下来,这些天,都是黑暗。

    和云儿心中的恨意越来越深,对依旧停止审问了的日本兵们,也充满了怨恨,她想起那些早早地惨死在日本人手上的同伴们,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助。和云儿看着眼前的牢房,这是即将困住自己一生的地方吗?还是,会被送到泗水新村?

    山田带着一名男子往牢房之内走了进来,路过和云儿的牢房,却有些诧异的看到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眸正瞧着自己。山田愣了愣,在牢房外站了一会,瞧着眼前不着一缕的和云儿,每天微微的皱了起来,“她怎么还在这里?”

    陈易安见状,小步上前:“大佐,上次您没有交代她该怎么安置,所以停止了刑讯之后也没有挪出去。”

    山田点了点头,上上下下打量了和云儿一番,除了皮肤白皙,和长了一双好眼睛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过人之处了。山田开口问道:“泗水新村那边,有多少人了?”

    陈易安微微一愣,但还似乎马上答了出来:“我很少去,但是在关门亭那就有五六十人了。”

    山田点了点头,瞧了和云儿一眼,“送到长生楼。”

    陈易安看着已经继续往前走去的山田,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和云儿低下头,眼泪忍不住的落下,她看着自己身上各色的斑斑点点,心中的那一块石头不住的往下落着,恨恨的低声道:“日本人……”

    长生楼。

    和云儿被安放在床上,看着一双手在帮着自己清理身上的污渍,心里也不会再腾起羞耻感了。和云儿闭上了双眼,已经6天了,坚持了6天,还是没能离开,被送到了这个肮脏的地方……

    和云儿此时的心情十分纠结,她想要报复,但是却没有办法。拳头被捏紧了,小小的手掌之中渐渐渗透出丝丝血液,和自己落得这样下场的女孩还有多少?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要受到这样的灾难?这一刻,和云儿心中打定主意,要往上爬,一直到最高点,用尽自己的全部力气毁了这一切。

    清理完身上的物资之后,和云儿看到了那个衣衫鲜明的女孩怜悯的看着自己,“你不要多想,进了这里,总比在泗水新村那好的多,那里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

    和云儿看着这个女孩,沙哑的嗓音在这几天之中第一次出声,“你是谁?”

    “我在长生楼的名字是纪子,在这里不允许提起以前的任何事情,你的名字改成了美衣,不要说错了,这里只是比泗水新村好一点点而已。我听说关门亭那里,每天都有不少女人被抬出去,我们比起他们也只是好那么一点点……”名为纪子的女孩忧伤的看着窗外,“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太阳了……”

    “长生楼,是干什么的?”和云儿艰难的撑着自己坐起来,尽力去忽略深红色那个的不适感,看着纪子问道。

    “泗水新村那些地方是服侍一些小兵的,长生楼这里是服侍一些军衔稍微高一些的小长官,最高级的是鹤楼,上次有个女孩,就是因为长得漂亮,被上面来的人带去了鹤楼。”纪子坐在床边,看着和云儿说道。

    和云儿看着面色冷淡的纪子,微微颔首,“那个鹤楼,是什么地方?”

    “里面听说都是日本艺伎,很少有中国人,专门服侍那些高级将领,平常也不会被勉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纪子的眼中显现出一丝艳羡,转头对和云儿说道:“在长生楼安分一些,没有人会虐待你的。”

    说罢,纪子就转身出去了。和云儿看着关上了的门,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呆呆的看着门口,似乎那扇门将自己所有的希望关在了门外一般。和云儿放开了紧紧攥着的拳头,“既然这样,那我就努力去鹤楼吧。”

    “有时候,有些话不能在危险的地方乱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和云儿吓了一跳,惊恐的看向门外进来的人,却发现是曾经的“熟人”林伯。和云儿在此时,脸上才真正出现回避与尴尬,“林,林伯,您怎么……”

    林伯走进前来,将饭菜放在了床头,低着头看着软软的坐在床上的和云儿,“美衣,上面给你三天的时间回复,三天后开始工作。”林伯放低了声音,双眼也渐渐亮了起来:“和云儿,如果你想离开,我快要帮你,如果你想继续任务,我也可以帮你!”

    和云儿呆愣住了,就连林伯离开了也没有发现到,眼泪成串的流了下来。

    “你要是不舒服,我给你熬碗药,有问题就来找我!”

    “皇军今天在运河上围了一片鱼,你划了船别乱跑!”

    “明天早点来,明天这个点皇君要待客!”

    和云儿想着林伯那时候对自己的各种提醒,自己却因为他为日本人工作而不放在心上。眼泪不断的落下,和云儿在懊悔,在难过,在痛苦,在纠结……

    当天晚上,和云儿将决定留下来继续任务的时候,林伯诧异的的目光让和云儿感到了羞涩,她低下头,揪着衣角,“我,我想为我二婶报仇,她是我写了救我而死的……”

    “你要知道,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惨剧发生,每天都有无数人死在战争之中,继续下去你可能会受到更多的危险!”林伯收敛神色,看着和云儿说道。

    “我确定!我要继续,不只是为了我的家人,更加是为了中国,我们不应该是臣服的那一方!”和云儿的眼眸渐渐的恢复的光亮,她看向林伯,“我们必须赢!”

    林伯深深的看了一眼和云儿,然后点了点头,“我会在这几天给你安排好任务的,到时候会由我和你接头,你什么都不要多做,听他们的安排就好,有事我会来找你,一切以安全为主!”

    和云儿将这几句话记了下来,用力的点下了头,端起边上的清粥喝了起来。林伯最后看了一眼和云儿,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林伯怎么说的?”陈易安看向陈海生,手中捧着一个骨灰坛,放到了写着“和秦氏”的牌位前。

    陈海生看着眼前的骨灰坛和牌位,挺着背脊,说道:“和云儿不想走……我们把她带走吧。”

    陈易安手顿了顿,转头看向陈海生,“工作不是这么做的,我们需要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

    “我们就这么放任和云儿呆在那个肮脏的地方?你是不是腌瓒事做多了,对和云儿的事就视而不见了?”陈海生有些激动,见这个和脖子朝陈易安吼道。

    “安静点,这是和云儿的意愿,如果不让她报仇,你觉得她就算平安被我们带出来了,下半生会不会好过?对我们的怨恨和对自己的厌恶会充斥着她这一生的!”陈易安拍了拍陈海生的肩膀,轻声说道。

    “你带我去见和云儿,我和她说,她怎么可以呆在那里!”陈海生撇过头,死死的瞧着肩膀上的这双手。

    “那只会让她更加难堪,同时还会暴露我们和林伯,山田已经开始怀疑我了……”陈易安叹了口气,取过边上的红布,盖在了骨灰坛上,“国家大事前,把儿女私情放一放吧,和云儿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陈海生一把推开陈易安的手,大步的朝门外走去。陈易安看着陈海生的背影,叹了口气,“你从知道她会参与我们这次的任务开始就不对劲了,我能看不出来吗?可是,事态的发展不尽如人意啊……”

    陈海生呆坐在院子之中,手中拿着那时候和云儿洗干净送回来的手帕。他拿到鼻前,深深的吸了口气,肥皂的香味已经消散了,但是上面带着的只有陈海生知道的东西还留着。陈海生叹了口气,他明白叔叔说的都是对的,只是自己的心无法就这样算了。

    陈海生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门口站岗的日本兵还是一如往常,陈海生收起眼中厌恶的情绪,淡然的走了出去,沿着西湖边走着。他知道和云儿以前都是走怎样的路线,他很多次远远的看着和云儿撑着船从芳汀过雨亭下来、上去……

    她可以在涌金桥停船,也可以在晚香亭停船,但是偏偏停在了最远的芳汀过雨亭,然后一步步的走向长生楼,风雨不阻。

    “我们虽然在他一个班上,但是从来没有交集,我甚至都不知道你的具体长相。那天杭州还没有沦陷,班里组织春游,我的饭盒不小心掉进了西湖,你正好站在边上,就把你带的糕点分给了我一半。最后,我们两个都没有吃饱,我帮你摘莲子,就着莲子的清甜,我注意到了班上的你……那天的阳光真好啊……”一个月后。

    “美衣小姐,您的饭菜!”林伯将手中的饭菜放到了桌上,朝和云儿鞠了一躬,“今晚山田会来,他身边有一个叫松下的将军,你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他。”

    和云儿点了点头,朝林伯笑了笑,道了谢,然后目送林伯出去了。和云儿的手边摆着一张报纸,上面的日期是一个月之前自己被抓的那一天,那天杭城最有名的妓女玉娘子从妆楼上掉下来摔死了。

    “我不会变成她这样的……”和云儿看着报纸上的照片,喃喃自语着。

    吃完饭,和云儿将柜子之中的几套和服拿了出来,选了一件白色樱花的和服,让人帮忙换上了,然后就开始化妆。和云儿皮肤白皙,于是就没有多扑粉,只是在脸上刷了些胭脂和口脂,将眉毛画了,就开始挽头发了。

    镜子之中的和云儿已经褪去了少女的羞涩,脸上浮现出的妩媚之色还带着青涩,这让不少小军官趋之若鹜的吹捧,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宿在和云儿这里,甚至有人为了这一晚上惹出了不少的事情。

    和云儿对此表现出的只是柔弱与无助,这让众多的男人纷纷升起了怜惜之心。那次被山田看见的时候,正好是和云儿身子不方便的时候,两个小军官拉着和云儿的两只手,谁也不肯让谁。

    和云儿眼泪汪汪的看着两个“太君”,害怕的说着自己今天身子不方便,可是两个正在气头上的男人怎么会听和云儿的话呢?山田见状,上来将两个属下责骂了一顿,看了和云儿一眼,然后让人将她送了回去。

    和云儿被送回房间,并被告知等身子干净了之后不用接待客人了,她心下暗自庆幸着自己今晚不会因为无法“伺候”好皇军而被责罚,只是心中原本对于山田的憎恨多了一丝不可言说的感激。

    山田在一周后来到了长生楼,没有去熟识的姑娘那里,而是直接来了和云儿这里。和云儿心惊胆战的接待了山田,却发现并没有心中所想的那样恐惧。只是在牢房之中对于山田的那种惧怕感,并没有因为山田的温柔而减轻多少,反倒增加了起来。

    山田总是对自己说,不要有什么负担,并且给了和云儿一个小小的特权,每周可以可以休息两天,这对每一个女孩子都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在长生楼没有人对和云儿做什么,但是对于日日呆在长生楼的姑娘们总是控制不住的对和云儿产生嫉妒的感情,以至于和云儿明天的饭都是由林伯送到房间里吃的。

    和云儿吃着盘中的莲子羹,这里面放了些酒酿,还有一些西瓜,这道甜点让不少的女孩都喜欢的很。和云儿也是如此,不过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这一碗甜点,而是送甜点的人。小庄会在西瓜之中夹着一些情报,代替和云儿摘荷花的新一任线人会在莲子之中夹带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