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作品

第1162章 不要死在北海

    这支除魔联盟的余下等人,也是纷纷朝后退去。

    在明面上,他们是打着修行正统的旗号除魔卫道,但实际上的情况,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他们这些人,和陆羽多多少少,都有积怨在。

    说白了,就是在报复心的驱使下,想要除去陆羽这个祸患。

    区区一个陆羽,他们倒是不放在心上,只是,陆羽却不知在什么时候,和擎天教余孽搭上了关系。

    这,才是他们真正所忌讳的。

    然而,他们不惜以身犯险,在深入北海纵深,遇上陆羽之后,却又多出了一个上官凝霜。

    这偏偏是他们最不愿看到的。

    尤其是,这个小魔女,居然在这种年纪,已是晋至阳神!

    哪怕是纠合他们十一人之力,都不是这个魔女的对手。

    正当他们骑虎难下之际,刚好就有人扛下这一切,自然是给了他们一个台阶。

    尽管在这其中,有好些人巴不得陆羽死在北海,但若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作为前提,这就另说了。

    唯独,唐雾没有退。

    唐雾深深吸了口气,轻笑地道,“上官小妹妹,我们再这么下去,最后不过就是两败俱伤的下场,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在这种关头,还能保持这种面不改色的气魄。

    就凭这份胆量,这个唐门千金,就值得让人引起足够的重视。

    换做往常,或许她站在她对立面的人,会有所顾虑,只是,她此刻面对的,却不是别人。

    而是,素来都不按常理出牌的上官凝霜。

    当她看到,上官凝霜脸上的淡漠,依旧是毫无变动之时。

    她的心中,陡然就升起了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

    唐风是她弟弟。

    这趟北海之行,唐门并不仅只派遣了她们姐弟二人,可是在这北海纵深,她也无法向唐门长辈求救。

    而以她的修为想要阻止上官凝霜,无疑是痴人说梦,两人的等级,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轰隆!”

    “吼咔咔咔......”

    一道巨大爆炸声,以及一声低沉却极具穿透力的咆哮,从远方传来,使得众人不由愕然转身回望。

    “这是什么异兽!”

    当即,洪成志和蒋汉义,在一个趔趄之后,几乎是不分先后的惊叫起来。

    这支队伍之中,只有陈婉蓉、巫映月,和他们二人是金丹大圆满。

    其余人等,都已是元婴境界。

    面对这股远超元婴的气息,金丹大圆满所承受的直面冲击,远远要比在场的所有人都强!

    陈婉蓉和巫映月,同样是俏脸煞白,身体一软,差点就坠入海中。

    然而这动静距这个位置,起码还有上万里之遥!

    就可想而知,前方发生了何等激烈的战斗,而这场战斗,绝非是他们能够参与其中。

    上官凝霜却在这时,停下了手。

    她转过身,视线落在已然平复下来的陆羽身上。

    “你身上的毒,择日再帮你处理。”

    少倾,她以传音之术,补充了一句,“不要死在北海......我自会寻你。”

    说完,她便诡异消失不见。

    “啊,小祖宗......”

    在下一刻,上官飞雪也闪身至范悉身旁,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也在原地消失。

    ......

    半响。

    众人才回过了神,包括陆羽。

    “大人......此地不宜久留!”这时,于贺传音提醒。

    此时此刻,只剩下他和陆羽,还有西域少女三人。

    他早就看出了苗头。

    这个西域的少女,尽管拥有强大秘法,但她此际,却似个看热闹的旁观者,没有帮忙的打算。

    对此,他没说有问罪的心思。

    毕竟他琢磨不准,这西域少女是作何想法。

    或许也说不准,是之前在北海浅海,抵御第八波兽潮之后,西域少女还未恢复过来。

    况且这是私人积怨,就算是在同一个队伍,这于情于理,也不在队友的责任范畴之内。

    总之,如今的形势......非常之坏!

    而以他的实力,速战速决的话,保守估计,可以一扛五。

    但若拉长战线,比如对方用上车轮战,那就极有可能,他会被这些年轻一辈耗死在这里。

    陆羽,又偏偏受制于那个唐门女弟子。

    也就是说,若是真打起来,加上唐门的兄妹二人,他就得以一抗七,或许才能为陆羽争取到一线生机。

    当然......

    自他出言提醒陆羽,也打算好这么做了。

    他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于贺默然脱下储物戒指,抛给了陆羽。

    “大人,保重。”

    储物戒指里,有一幅传送卷轴,若陆羽能利用这幅传送卷轴,再由他拖住这些人一时半刻。

    想必,陆羽还是能够安然逃脱。

    做完这一切,他便提刀腾空而起,义无反顾地飞身上前。

    见到于贺此举,陆羽皱了皱眉,于贺的做法,他纵然感激,却并不代表,他要抛下于贺独自离去。

    他不想欠下人情,这是其一。

    其二,他还想趁此机会,从唐雾身上获得解药。

    目前的局势,的确是对他非常不利。

    但,他也没忘记唐雾的身份。

    唐雾,是唐门门主千金,身份非同凡响。

    错过这一次机会,不是说没有下一次机会。

    可是谁又能保证,下一次,她的身边,会不会跟着唐门修为更高的强者?

    索要解药,才是最重要的。

    除此之外,他还有充足的自信,唐雾不会对他不利。

    唐雾要杀他,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尤其是他还受制于唐雾。

    “轰!”

    这时,于贺动手了。

    他一挥刀,一道惊天刀气,便凭空乍现,掠向了以李大牛为首的五名元婴。

    同为一个境界,那也得看各自所学的高低。

    并不是说,于贺领悟的惊鸿刀意,就要比青莲教、剑宗、洪门的绝学要强。

    无论是那种绝学,有其所长,必然有其所短。

    惊鸿,也不例外。

    惊鸿没有招式,说得简单点,就是一旦出手,就只有进攻,没有撤退可言!

    一个照面,双方就缠斗在了一起。

    于贺还是小看了五人。

    面对惊鸿的惊天刀势,他们暂避其峰,刀势过后,却又如恼人的苍蝇,围绕在于贺身周施与暗手。

    看来,他们应是在早之前,就已暗中传音,商量好了怎么应付于贺的刀势。

    这,却是于贺万万没有想到的。

    而他没想到,却也怪不得他。

    主要是还在北海边缘,抵御兽潮之时,他和陆羽的气息,就已泄露了出去。

    否则,李大牛等人又怎么寻踪而至。

    几个回合过后,于贺竟就落入了下风。

    不过,李大牛五人,都不是寻常的元婴境,而是身后各自教派,重点培养的年轻一辈。

    其天资悟性,就绝非是寻常修行者可以比拟,就更遑论,还有李大牛的城府。

    能够成为陆羽认定的对手,又怎么可能是这么容易对付的人物!

    陆羽凛然。

    在下一刻,他的双目,泛起了一抹血色,接着发出一声低吼,也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