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可方便了

    安排好孩子后,宁染和南辰飞抵沪城。

    为了避免被人认出,南辰罕见地动用了私人飞机,于夜晚到达沪城。

    听说骆逸之会亲自到机场迎接,宁染故意在飞机上拖延了一下,让南辰先下飞机。

    骆逸之打扮得非常隆重,大冬天的竟然穿了很薄的礼服,看着都好冷的样子。

    看着南辰下了飞机,骆逸之跑过来,张开双臂拥抱南辰。

    对于长期居住国外的骆逸之来说,这个举动算不上过份,南辰也没有拒绝。

    但正准备迈出舱门的宁染看了却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南辰,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很担心你。”骆逸之抱着南辰说。

    “谢谢。”南辰淡声应道。

    但骆逸之很快发现了走下飞机的宁染,眼神迅速冷了下去。

    “宁小姐和你一起来了?”骆逸之淡声问。

    “是的。”南辰也淡声回应。

    “我以为你一直公事为先,没想到你办公事还带女人?”骆逸之半开玩笑地说。

    宁染走过来,正好听到这一句。

    “骆小姐此言差矣,我也是南氏的大股东,南氏的事,也与我有关。

    更何况我的孩子叫这个男人爹地,我和他一起有什么问题?”宁染笑道。

    在南辰面前,不想撕得太难看。

    但如果不说她几句,这心里也不舒服。

    骆逸之被怼得难受。

    本来看到宁染就已经不舒服了,结果还被宁染强力地怼了一下,心里被塞了一团绵花,堵得她特别难受。

    南辰嘴角微扬,心想这女人长时间不工作,是不是天天练习如何怼人?

    骆逸之虽然心里不爽,但当着南辰的面也不好发作,心里窝着火,面上还是依然带笑:

    “宁小姐真是幽默,我已经帮二位订好酒店,这边请。”

    骆逸之在沪城背景很深,她叫来接南辰的车,竟然是一辆劳斯莱斯。

    司机还穿着西服,戴着白手套,很是正规。

    司机打开车门后,南辰没有马上钻进车里,而是示意宁染先上。

    宁染在骆逸之面前也不客气,直接上了车。

    然后南辰也弯腰钻进了车里。

    如果宁染不来,骆逸之肯定是和南辰一起坐后排的。

    可现在宁染来了,她坐到了南辰身边,骆逸之要是再挤进后排,那就非常拥挤了。

    没有其他办法,她只能去坐副驾的位置。

    打开副驾车门那一瞬间,骆逸之其实是咬牙切齿的。

    宁染则故意紧挨南辰,还挽了他的胳膊。

    南辰当然明白宁染的意思,她平时不是粘人的人,现在这样做,自然是做给骆逸之看的。

    他倒也无所谓,宁染爱折腾就随她去,没有关系。

    骆逸之本来有一肚子的话要跟南辰说,可是现在宁染来了,抢了她的位置,她不想说了。

    而南辰又是不爱说话的人,车里非常安静。

    “亲爱的。”宁染摇了摇南辰的胳膊。

    南辰以为听错了,宁染竟然这样称呼他?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好像是有点肉麻,不过这三个字从宁染嘴里说出来,还有挺味道,听了不让人讨厌,还有点小喜欢。

    南辰扭头看了宁染一眼。

    “南氏在沪城也有分公司吧,我们住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也方便你去公司开会什么的。”宁染道。

    这一次南辰来沪,并不准备去南氏沪城分部开会。

    他现在没在总裁位置上,没有去视察工作的安排。

    宁染这样说,无非就是不想住骆逸之订的酒店。

    自己又不是住不起,凭什么要受那个女人的恩惠,欠她的人情?

    南辰当然也知道宁染的意思,不过他已经在骆逸之的车上了,现在自己要去重新找酒店,这好像不太合适。

    而且此次来沪,本身就是有正事要和骆逸之沟通,拒绝人家开的酒店,这太不给面子了。

    但如果去住骆逸之订的酒店,担心宁染又会闹情绪,会不高兴。

    一时间竟然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宁染。

    南辰的犹豫,宁染已经知道他心里所想。

    “宁小姐,我订的酒店是沪城数一数二的,就算你是大明星,那酒店也配你身份的,你就将就一宿吧。”骆逸之发话了。

    “我当然知道你订的酒店好了,我是担心酒店离公司远,累着南辰。”宁染赶紧说。

    既然南辰要住骆逸之订的地方,那自己也不能太过任性,这样会让南辰反感,反而是帮了骆逸之的忙。

    “亲爱的,你如果不用频繁去公司,那就随便住了,我也不想辜负骆小姐的一片好意。”

    宁染扭头看着南辰说。

    再怎么说,也不能让南辰认为自己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

    “那就将就住吧,去公司的事,再说。”南辰道。

    “好,我都听你的。”宁染挽南辰的胳膊更紧。

    说话间酒店到了,六星级豪华大酒店。

    而且订的总统间,最贵的套间。

    最重要的信息是,骆逸之已经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过了,她也住在这儿。

    宁染心想自己要是不来,南辰和她就住一起了?

    姓骆的都直接到这种程度了?

    这说是来谈事,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套间有主卧和次卧,还有休闲娱乐厅和会客厅,设施非常齐全。

    而且刻意明显有刻意布置过,插了玫瑰花,红酒也已经醒好了。

    吃饭的圆桌旁,有两张椅子,明显是为南辰和骆逸之准备的。

    “我让人送餐过来,我们就在这里吃。”骆逸之说。

    真是安排得不错,二人世界,烛光晚餐,如果喝醉,这不远处就是卧室,做什么都方便。

    宁染心想南辰让她陪来,怕也是料到了骆逸之的一些心思?

    “骆小姐都安排好了,这房间布置得可真温馨,不知道的还以为骆小姐这是和男朋友订来度蜜月的房间呢。”宁染淡声道。

    骆逸之显得有些不自然,虽然之前有白桦事件,但现在看来,宁南二人似乎已经修复好了他们之间的裂痕。

    宁染就是正室,她连偏房都不算,这个现实很残酷。

    “宁小姐说笑了,这是商务型大套间,不适合度蜜月,我订这房间,是为了和南辰谈公事方便。”骆逸之说。

    宁染点头,“确实很方便,喝完酒走几步就卧室,可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