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梧 作品

第377章 一根粗壮的金大腿

    陆娆微微颔首,伸手去接金蟾晶。

    就在金蟾晶落入她掌心的那一刻,异变陡生——

    她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巨大能量从这块过分漂亮的晶体中汹涌而出,顺着她的身体经络直冲而上,最终没入了她的大脑,也就是她的识海之中!

    陆娆不由得心中一惊,当即将手中的金蟾晶丢了出去,而后仔细查探了一番自己的识海。

    然而叫她感到纳闷的是,那股闯入她识海中的能量竟然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没有留下半点蛛丝马迹,她的识海似乎也没有出现什么不适之处!

    就在她琢磨这股能量到哪儿去了的时候,身处于她识海之中的白时却是惊骇得浑身的毛都炸开了,内心疯狂刷着屏,并且开始怀疑自己的兽生——

    卧槽卧槽!这丫头到底什么来路?

    她一个弱小不堪的人类,怎么能够吸取连它们神兽都无法收为己用的天地混元精气?

    怪不得当初在灵兽谷的时候,它会从这丫头放出来的召唤阵里感受到一股熟悉且忍不住想靠近的气息呢,合着那股气息就是天地混元精气啊!

    所以,它误打误撞选中的这个人类小丫头,其实是一根粗壮的金大腿?而且它还各种欺骗忽悠这根金大腿,导致金大腿对它印象极差!

    意识到自己这几个月来一直在作死的白时心中不由得流下了宽面泪,并且决定痛改前非,扭转自己在陆娆心中的形象,从今以后抱紧陆娆这根大金腿。

    因为它有预感,只要抱紧了陆娆这根金大腿,它就能再次回到神域,而且绝对比它自己去找那条踪迹难寻的空间裂缝回神域容易得多!

    注意力都放在那股入侵自己身体的神秘力量上的陆娆并不知晓自己识海中这坨白团子的心思变化,还在操控着精神力一遍又一遍地查探自己的识海和全身经络,直到确定那股消失无踪的神秘力量没有对自己的身体和神识造成损伤,这才重新看向那块被她丢置在分拣台上的金蟾晶。

    而此时的金蟾晶已然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晶莹透亮,晶体表面甚至出现了许多肉眼可见的细小裂纹。

    陆娆伸出一个指头轻戳了一下,就见整个晶体轰然崩塌,碎成了一堆碎渣沫。

    “……!”邱师叔难以置信地睁圆了眼睛。

    这块来历不明坚不可摧的石头他研究了那么多天,锤砸火烧轮番招待了不下百次都未能损其丝毫,结果现在竟然被陆娆轻轻一戳就碎了!

    说好的坚硬不催呢!这不是打他脸么!

    将他那副尴尬又呆滞的表情看在眼里,陆娆忍着笑转移话题问道:“师叔,您听说过金蟾晶吗?”

    “什么玩意儿?”回过神来的邱师叔摇了摇头,心疼的视线紧紧胶着在分拣台上那一堆金蟾晶的碎渣上:“没听说过。”

    他现在只想知道哪儿还能再找到一块这样的石头,继续供他研究!

    陆娆也看向了那堆碎渣,语气不疾不徐地道:“顾名思义,金蟾晶是由一种极为罕见名为金蟾的灵兽身上分泌出来的粘液凝固而成,一般呈淡黄色,色泽晶莹透亮仿若晶石,且质地坚硬无比,但它不适合用来做炼器材料,倒是对治疗神魂损伤有非常好的效果。”

    听到这里,邱师叔很快反应过来,神情意外又释然地看向了陆娆:“你是说我得到的这块石头就是金蟾晶?它不是炼器材料,而是一味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这段时间的研究毫无进展就能够说得通了。

    因为他都是用的淬炼炼器材料的方式方法在研究这个金蟾晶,可是人家压根就炼器材料不沾边,怎么可能会研究出结果来呢!

    邱师叔看着眼前的金蟾晶碎渣,瞬间不觉得心痛了。只不过还是有点失望,毕竟之前得到金蟾晶的时候,他还以为发现了新的炼器材料,为此兴奋了好一阵子,结果到头来是空欢喜一场,心里难免感到空落落。不过他的失落很快就被好奇所取代了,因为陆娆说到了金蟾晶在治疗神魂损伤这一块效果非常好!

    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如今整个兰陵大陆的召唤师越发稀少了,尤其是神魂强大的召唤师。再加上能够治疗神魂的药物太少,药效差强人意,魂力本就不算强大的召唤师一旦神魂受损便很难完全治愈,导致实力大打折扣甚至直接因此殒命。

    如果这个金蟾晶真的在治疗神魂损伤方面具有非常好的效果,那么对于那些因为神魂损伤而实力跌落的召唤师们而言绝对是天大的福音!比如说他那几个因为实力下跌而选择隐退的老朋友!

    想到这里,邱师叔的眼中重新燃起了兴奋之色。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陆娆道:“师叔,我想离开学院几天,需要您帮我弄张出行证。”

    闻言邱师叔当即又板起了他的教导主任脸,一脸警惕的追问道:“马上就是月底,要进行精英弟子选拔的考核比赛了,你还要出去?去哪儿啊?”

    陆娆早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一脸淡定的眨了眨眼,不慌不忙地回道:“我想去一趟银雾山,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金蟾晶,我想试试用它来入药,说不定能炼制出比养魂丹更好的丹药来。”

    邱师叔愣住了,心中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你、你真有这样的把握?”

    这番话若是换个人来说,他早就嗤之以鼻了,根本不会相信。但是陆娆,以他这段时间跟这丫头的相处来看,这丫头虽然年纪不大却一口唾沫一个钉,从不夸海口。既然她能说出这样的话,也就意味着她真的做得到!

    “有。”陆娆自信地颔首,而后在他热切的目光注视下,挑眉补充道:“前提是我能找到足够的金蟾晶。”

    “……”邱师叔纠结地扯了扯自己的胡须。

    要说出行证吧,他手上其实有现成的,但是他不能这么轻易就给这丫头了。毕竟国有国法,校有校规,他作为师长不能带头违反校规啊!

    而且一旦开了这样的头,往后这丫头还不得三天两头跑来找他要出行证?光是想想他都头大!